金廈大橋史話(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柯文哲到金門主持民眾黨金門服務處成立時又信口開河說出一句「建造金廈大橋」的笑話,當然他的用意無非就是想騙騙選票來壯大民眾黨的聲勢罷了,不過這句玩笑話也引來很多「反共抗俄」愛台人士之齊聲撻伐;柯文哲沒說清楚他的「金廈大橋」要從哪裡建到哪裡?故吾人只當他是隨便說說而已。 早在1989年我曾帶二十多位台灣營造業者至金門前線勞軍,接待單位除金防部少將級政戰主任外還有國大代表兼金門商會理事長楊肅元先生(現任金門縣長楊鎮浯先生之尊翁)及金門縣營造公會王媽掌理事長,我們一行勞軍團就住在金門縣商會招待所,招待所一樓是咖啡廳二樓是寢室,兩天晚上我和楊理事長及一些營造界朋友都在咖啡廳聊到深夜才回寢室休息;我們聊很多金門縣的建設,當時還是「反攻大陸」的軍管時代,雖然「單打雙不打」已經停止,但金門許多基礎工程建設還是由軍方派出工兵連在執行施工,民間可承攬的工程非常少,雖然如此,但楊理事長和王理事長都和我們提出金門人期待興建「金烈大橋」的奢望,希望這座「金烈大橋」將大小金門連接起來,就像澎湖跨海大橋將澎湖縣西嶼島及白沙島連接起來一樣,如此不但跨海大橋本身形成一個觀光景點而且對大小金門經濟繁榮可發揮很重大的貢獻;後來我們便很積極推動此事尤其是製造媒體輿論效果;大約在1994年我隨「中華民國新聞紙雜誌發行人協會」在理事長徐桂峰大記者率領下(我是本會副理事長)到金門參訪,在與金門各界人士座談會時有很多金門地方領袖都提出希望政府興建「金烈大橋」的建議,我淡江大學同屆銀保系校友洪國政兄當時正擔任烈嶼鄉長,他更大聲疾呼希望所有媒體朋友都支持「金烈大橋」的興建,讓烈嶼鄉(小金門)能和大金門連成一體,讓金門人生活工作都更方便經濟也更能發展;座談會之後我們又到小金門繞了一圈,也到「郝柏村紀念館」參觀,我們從高倍望遠鏡往一千多公尺外的廈門觀望,聽說這裡的北水道退潮時約只有七百公尺寬,而且中間有四座小島礁,兩座屬於中共管轄兩座屬於我方管轄(既獅嶼和檳榔嶼),其中一座獅嶼還有駐軍,這裡不但水道窄水深聽說也很淺,海上有幾艘廈門的小木板船在捕魚,我方金防部是不准金門漁民在此水道捕魚撈魚的,我當時就覺得若興建廈門烈嶼間的大橋工程就比「金烈大橋」簡單容易得太多了,不過我當時沒公開發表這個看法;參訪團回來後大家當然都在自己所屬媒體大作文章,發表對興建「金烈大橋」之高見俾利為民喉舌伸張正義。

1995年正當金門人積極在爭取興建「金烈大橋」時,當時中國總理李鵬到廈門視察,他站在鼓浪嶼遙望遠處的小金門說「如果台灣要建造金烈大橋,我們就來興建廈金大橋(廈門到小金門)」,我不知柯文哲說的「金廈大橋」是不是和李鵬說的「廈金大橋」一樣,若是同樣的一座橋,那柯文哲就可以省心省錢省事了,因為只要台灣方面同意中共就會出錢出力去建這座對「統一戰線」非常有價值的跨海大橋,台彎就等著金門縣逐漸被中共蠶食鯨吞就行了。

1996年第一次總統直選時李連這一組正式接納金門鄉親意見將興建「金烈大橋」納入政見之中,不過選完後就忘了一乾二淨,隨著金門海風飛逝了。

2000年陳水扁又提出興建「金烈大橋」政見,不過當選後也沒動靜(據側面了解民進黨內部意見是此橋太不符合投資經濟效益,持此論述的民進黨大員可能忘了「金酒」每年上繳國庫多少錢了)惟上任不久的2000年12月13日行政院就通過「試辦金門馬祖澎湖與大陸地區通航實施辦法」,並訂於2001年1月1日開始實施; 在2000年的最後幾天我參加立法院由內政委員會召委陳根德委員率領的「小三通考察團」赴金門考察,本團一行有委員十多位還有助理、記者及國民黨黨團高幹共將近四十人另外還有金門籍的陳寶清委員在金門負責接待,飛機於中午時分抵達金門尚義機場時,陳根德委員(他也是營建業大亨我們已有將近20年交情)私下告訴我「這一次我們要直接衝到廈門,汪道涵在那邊等我們」,不過等我們出關登上遊覽車時更震撼的消息來了,據說陸委會主委蔡英文一大早就搭乘軍方的專機抵達金門並和金防部司令薛石民將軍召開緊急會議「金防部無論如何一定要阻止立委們在小三通正式施行之 前從小三通路線登陸」「這是執法尊嚴的問題」,桃園籍的陳根德立委要桃園中壢的女婿薛石民將軍不要管蔡英文或是他要找蔡英文直接溝通,薛石民說她能搭軍方專機來就表示是總統讓她調用軍用專機的,身為金防部最高指揮官能不管總統的意旨?而且蔡主委開完會已轉飛馬祖去視察小三通準備工作了;雖然如此的坎坷前程,立委們還是欲繼續完成「小三通的考察行程」,立委們說「還不知小三通這條海路是否可行就讓人民冒險去走就是立委的失職」(不過聽說廈門那邊今晚已準備非常豐盛的海產大餐要招待「小三通考察團」,除了國台辦和海協會大員還有很多台商領袖都在那裏候駕準備招待貴賓)。

接著便開始進入嚴峻的「諜對諜」階段,我們按照既定行程從水頭碼頭登上兩艘小輪船往小金門出航,旁邊有兩艘類似的小輪船在「護航或監視」,當船隻靠近小金門時我們並沒進入九宮碼頭而是沿著小金門海岸往猛虎嶼方向前進,這時我發現九宮碼頭有幾艘漁船出來緊跟著我們且漸漸與前兩艘形成包圍之態勢,當「船隊」快靠近猛虎嶼時先前「護航或監視」的船隻開始對我們大聲廣播,「請委員們回頭勿再繼續往前行進」,但我們的船隻還是繼續向前迎著寒冬的海風破浪前進,幾艘包圍我們的船隻還是維持包圍之勢,如此經過十多分鐘的折衝較量,忽然間廣播台詞不同了,廣播中要大家穿好救生衣因若再不調頭他們就要撞船了,突然間非常戲劇性的事發生了,我們搭的船停機了,聽船長說引擎故障了,而電話那頭也傳來另一艘船也故障不動了;當時小三通尚未正式開始,聽說只有準備六艘僅可搭載三十多人的小郵輪,另外除了漁船外金門還有很多海巡署的船艦(大概走私偷渡的很多吧),但聽說小三通之前金門還沒有修船廠更沒造船廠,所有船隻故障損壞都要拉到澎湖去維修保養;所以我們兩艘船故障在當時可算是不小的大事,當時是年底寒冬時節,金門海風非常強烈且寒冷,失去動力的船隻在強大海風中隨風搖晃得非常厲害,很多人都暈船甚至嘔吐了,我坐在船尾閉目養神抗壓並觀看金防部玩啥花樣要玩多久,還好大約二十分鐘後兩艘船就不約而同地先後修復了,我相信聰明的陳根德兄和立委諸公也都知道這是怎麼一回事?大家在冷冽的寒風中在失去動力的船上被晃搖得七葷八素,還有一些人都累得趴在船上隨地暈睡過去,如此狼狽慘狀就是去到廈門當貴賓也是太寒酸了,更何況前途茫茫艱險萬端,到廈門之前的船還不知會故障幾次?若是真的發生撞船那就甭到廈門吃海鮮大餐直接在海裡自抓最新鮮的海鮮吃吧;所以萬不得已只好聽從金防部官員安排回旅館休息晚上再去享受一頓薛石民司令的「全牛大餐」吧!

這一趟考察我發現我國金防部貫徹三軍統帥的意志之一絲不苟的執行力,看他們先禮後兵(我當然不相信他們會撞船,他們變臉高喊要撞船其實是給兩艘船長停機偽裝故障的信號,這些船長為了在金防部下面營生也不得不配合金防部演出的),當天晚上薛司令宰了兩頭全牛招待考察團也可算是一種接風兼賠禮,薛中將克服萬難成功完成此役後不久就晉升二級上將調為國安局局長了。

其次是小三通成就之後為金門帶來真是巨大的經濟利益也帶來很多產業的繁榮發展;光是觀光人口最多一年將近二百萬人,這些觀光客帶動旅遊業餐飲業及觀光大飯店與民宿業之發展,連楊肅元理事長也與小三通同步於民國89年投資成立「金廈國際事業股份有限公司」並於小三通第二年成立「金廈海運股份有限公司」,組織豪華船隊(比我們搭乘的豪華太多了)專跑金門到廈門航線;這船隊多了當然就會有維修保養產業,所以當然也帶動其他關聯產業的發展。

第三的感想是在海中無動力船上搖晃出來的,由於金門冬季寒冽海風太強而春天霧季又長又大,若能在廈門與小金門間建造一座美輪美奐的景觀大橋也是很不錯的選擇,故回來不久我在中國時報的民意論壇版投稿撰寫一篇拙文,我建議由國際共同出租共同經營管理營造這座金廈大橋,我取名為「國際和平大橋」(後來很多媒體朋友也響應使用這個名稱,中國那邊則取名為「兩岸和平大橋」),我在文中則建議若中共利用此橋作為攻擊金門的手段則投資人股東會應同意我方採取必然手段炸掉此橋,就如同泰國桂河大橋一樣。

小三通之初兩岸關係尚稱和諧和氣,那時的中國正因「六四事件」受到美國為首的經濟強國發起的經濟制裁,故就是想建此橋也是有心無力;2004年陳水扁競選連任再提建造金烈大橋,不過這時金門人已把此橋改名為「選舉大橋」或「選舉浮橋」,其意就是選舉時浮出來等選完後就沉下去了,不過陳水扁還是信誓旦旦等連任後一定要求相關單位開始做環境影響評估。不過2006年7月27日陳水扁連任後兩年,金門縣長李炷烽接到行政院電話傳達陳水扁決定不建金門大橋(即金烈大橋)的信息,其理由是經建會評估「建金門大橋毫無經濟效益」,其實我看這只是表面上的理由而真正的理由是金門人只給陳水扁6.45%選票而給連戰則有93.54%的選票,如此一來就表示金門人不支持陳水扁興建金門大橋的政見,那陳水扁當然就沒理由去興建金門大橋了,不信您看2008年馬英九在金門拿了95%選票而謝長廷只拿5%,所以馬英九就是再拚到全球最無能的總統也要去建金門大橋,否則馬英九還能算個人嗎?

不過這都是二十多年前的歷史故事了,時換星移事過境遷,金烈大橋也將要完工啟用,而金門縣(含大小金門)也將面臨一個新的環境與新的局面,這個新局面是從中國的崛起發展出來的,如果柯文哲瞭解金門此一新情勢就會發現自己提出的「金廈大橋」有多無聊多麼多此一舉,多麼沒知識又沒常識,多麼浪費社會資源。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