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還不大規模都更嗎?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魏孫鴻

高雄城中城大火,46條人命,面對這樣的悲痛,今天就不談誰要負什麼責任了,我就想問問,這,算什勞子居住正義?

對岸,有個名詞,叫「拆二代」,顧名思義,就是拆遷戶的第二代。這種拆二代,基本就是中樂透的概念,上一代有個房(或幾間房),被他們的政府一劃成都更區,那就發了。相對應的補償制度中,高額的補償金,往往就讓人因老屋改建而翻身致富。

當然,我們這裡講人權、搞民主,對於房地產是實質擁有,而不是時間擁有。要都更,那是難上加難。單單法規面,超高比例所有人的同意,就是一道天塹。況且,在繼承之後,所有權分割,上一代若沒處理,下一代又有分歧,那要同意就真是難如登天。再者,在老舊社區當中,一樓往往都是店面。所有權人擁有租金收益,常常就是都更中最自私、最難搞的一夥兒。

說服、程序,都說是正義之必須。然而,在台灣的大都會區中,建築主體不就是一大群屋齡在30年以上,老舊的建築嗎?這些建物當中,有幾棟具有豐富的歷史價值或絕美的美學呈現?少之又少,大多都是醜不啦嘰的水泥方塊。不好看、有沒有歷史保存價值,是一回事,不防災才是重點!

在都市防災概念尚未健全的那些年代蓋出來的建物,基本上就沒考慮過災難發生的狀況。之前就說過,東區精華地段當中,你往高樓一站,向下俯瞰,一大片老舊公寓格出了一條又一條大型消防車都難進入的窄巷。偶而一旦有傷病者要送醫,一輛救護車,就可以癱瘓一整個街廓的交通。那更不用說,三、四十年的老公寓,在面對四級以上地震時,將會產生何等慘重的災情!

唉,還不大規模都更嗎?

圖片取自:(FB 蔡英文 Tsai Ing-wen

防災,是台灣都會都更的必須,唯有實踐這一點,才能談所謂居住正義。居住正義,是在野黨(這裡不論黨籍反正都能輪替)最愛的口號之一。當年文林苑明明就已經合法走完程序,就為了一家人的利益,一群混人讓台灣都更的腳步停滯多年;而用居住正義包裹的,不過是政治利益罷了。當年扯這大旗的傢伙到中央當次長了,試問他不搞社會住宅嗎?不推動都市更新嗎?當然啦,他老闆的政策也只能刮地方的成績充數,這是事實!

921之後,台灣的建築法規才有明確的防震標準,之後建造的高樓也才同時具備更為周全的消防考量。如果,今天城中城早已都更,我們可以想想,一場火災會造成如此慘重的傷亡嗎?我們更可以想想,在那些高密度的老公寓群中,一旦發生類似的狀況,窄巷當中連棟竄燒會不會也把許多人命化為灰燼?

當然,都更條件是不是被居民所接受,甚是能否照應都更後原住居者的權益,都是非常重要的關鍵。那麼,問題來了,人家「共產黨」能搞,我們民主政體辦不到嗎?譬如經濟條件差的人,在都更後面對管理費的問題,法規中何以不能以社會福利的角度去考量,與建商一同設定解決方案?又譬如,一樓作為商用空間的租金收益問題,政府何不出面組織大面積的都更,然後選定一處作為都更區的商業消費中心,讓這些房東的收益能夠維繫進而減少都更阻力?

人命關天,無論是哪個政黨執政,讓人民睡覺時不必擔憂被火燒死,都是個基本責任吧!而每個政黨也都會在野,一天到晚無視台灣大規模防災型都更的必須,僅會以民主掩蓋悲劇發生的高機率,這哪裡會是個負責任的政黨?

哀哉同胞,願生者平安,死者安息、傷者康復。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