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P看時事:矽谷惡血詐騙案肥皂劇 女主角現身證人台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Dr. Phoebe

矽谷Theranos惡血騙局案開庭已經三個月,我在簡單介紹詐騙案背景和女主角幸福洋溢的近況,原本以為故事就這樣差不多可以宣判了,卻沒料到在上週案情急轉彎,女主角Elizabeth Holmes霍姆斯自願站上證人台,上演一段可歌可泣「無辜小白兔亂入矽谷大叢林」的戲碼。

許多專家名嘴律師都在猜想女主角應該不會站上證人台,畢竟證詞偏頗,可能難以被採信,但她卻出乎意料,穿上剪裁合宜的深藍色套裝,費心拿下口罩露出招牌笑容,想要藉此融化陪審團的戒心。霍姆斯的談論時間約一小時,她講述在史丹福念書時,19歲那年慘遭男同學強暴,過程另她的精神十分受傷。根據報導,她分享當時手機記事本所寫下的文字:「這經驗痛得要死,真的非常非常痛。我完全無法專心,只不停的想著為什麼是我?我起身非常困難,更別想坐起來。」她表示因為這段經歷而輟學,好好專注在創業上。當時她心靈脆弱,在這時間點和前男友陽光大叔(原名Ramesh “Sunny” Balwani)感情升溫,覺得找到浮木,「他說我現在遇到他,可以安全了。」

根據路透社的報導,陽光大叔算是Theranos公司裡的第二大咖,兩人在決策上都同進同出,霍姆斯表示陽光大叔控制欲強,有著情緒虐待、言語虐待和性虐待等問題。在男友眼裡自己是個平庸之輩,「如果我不照他的話去做,我將無法成功。」CNN指出,霍姆斯強忍住淚水的對陪審團說,陽光大叔強迫她發生性行為,監控她的飲食和生活,要求每天四點起床,不能花時間和家人相聚、維持低沉聲音等(謎之聲:根據《惡血》這本書訪問前員工的案例,有一次霍姆斯因為太興奮忘情而不小心露出高分貝的聲音,大家才知道低沉磁性嗓音是她形象的一部分,用意是讓人對她印象深刻)。

DrP看時事:矽谷惡血詐騙案肥皂劇 女主角現身證人台

圖片取自:(wikipedia

「他影響了我所有的一切,而我不太理解我自己是誰。」

反方律師於是要求霍姆斯當庭念出當年和陽光大叔你儂我儂的簡訊,意圖駁回這是被控制關係的論點。除此之外也讓霍姆斯承認,自己掌管Theranos 51%的股份,董事會成員、投資者、合作夥伴、甚至是採訪者的決定全都在霍姆斯手中。除此之外,她任何時候都有權力炒陽光大叔的魷魚。

Verywellmind網站指出,情緒虐待Emotional Abuse的定義是意圖用批評謾罵責怪羞辱的方式來對待並控制另一方,用意是讓受害者的自尊受創並懷疑自己的決定。只不過情緒虐待不容易被察覺,更不容易被證明。也因此霍姆斯希望藉由情緒脆弱的理由,表示無法100%對當初所做的行為負責,意圖模糊陪審團的焦點。

#MeToo運動的興起讓許多女性願意挺身而出,站出來分享被傷害的過去。但是我卻無法認同霍姆斯利用被侵害的經歷來解釋自己不得已只好選陽光大叔來博取同情的論述。在她不斷對投資人吹捧說謊,後來金錢血本無歸時,她是否有想過他們的心理健康?當病人因為被診斷錯誤而誤以為自己流產得愛滋甚至是以為心臟良好後來卻心臟病發時,她是否又有在乎過公司因造假數據而對病人的精神損害有多麼重大?

在我看來一碼歸一碼,被侵犯不是她的錯,但霍姆斯必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這案件真的因為如此而被減輕罪刑,那麼是不是日後任何的你情我願到最終都有可能被單方面塑造成被各種類型(通常關起門來難以證明的)控制,好達到開脫或緩刑的目的?

這場肥皂劇會如何收尾,要看陪審團對霍姆斯在證詞中的淚水是否買帳了。

延伸閱讀時事新聞: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