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鬥批臭批倒」 藍營中常會外青年熱中腸


三、惡質網軍帶領風向,候選人品牌形象飽受挑戰,難以爭取中間選民認同
本黨提名總統候選人韓國瑜過去藉由「非典型國民黨」的庶民形象與個人特質,擅長用淺顯易懂且洞悉人民的想法語言與選民進行溝通交流,以一人之姿帶起韓流旋風,再配合高網路聲量的空軍宣傳及有效整合的陸軍攻擊,成功在選戰中建立候選人個人形象,一舉翻轉高雄選情。

惟在本次競選過程中,因市長就職之後不到半年旋即宣布參選總統,無法彌平落跑市長的爭議,誠信問題受到質疑;議會備詢跳針式回答、太平島挖石油、迪士尼到高雄、賽馬場、賽車場等極具話題性的政見逐一跳票,能力問題飽受懷疑;失言、歧視語言、違規農舍、豪宅案、麻將照到新莊王小姐案等等事件,私德問題亦備受考驗,庶民形象大大削減。

其種種一言一行都被放大檢視,面對質疑卻未能及時提出有力證據反擊,種種回應的不精確都成為敵對陣營攻擊的破口,卻概括而論的僅以「黑韓」抹黑、抹紅、抹黃等言語來迴避檢視,被民進黨結合新聞媒體與網軍抹黑攻勢形成輿論,製造草包的既定印象,增強反對力道,嚴重影響選情,不利於爭取青年及中間選民的認同。

由選舉結果而論,在投票率大幅提高的情況下,雖本黨得票數較上一屆總統選舉已成長近170萬票,表示既有支持者有回流的跡象,但蔡英文在競選連任的情況下,選票仍成長近130萬,韓蔡相較,顯示蔡英文較能獲得新增選民及中間選民的支持與認同。

四、高雄市長勝選模式無法複製,選戰策略選擇失誤
在競選過程中,由於競選團隊未能與中央及地方輔選團隊未能緊密結合,無法配合地方需求參與重要輔選活動,總統候選人時常僅以旋風式的方式造訪地方,雖在媒體上能占據若干版面達傳播之效,但無法實質上有效增加與地方緊密的連結感,進而與立委選舉相互拉抬,進而收事半功倍之效。面對對手有執政優勢、行政資源,且本黨總統候選人在參選時間短、布局慢的情況下,僅以過去高雄市長一人作戰的成功經驗主導選戰,低估總統大選複雜性,未能讓各縣市競選組織發揮應有功能。

此外,本次選戰亦缺乏科學化的作戰方式,由本次選舉經驗觀察,本黨總統候選人在坊間媒體民調曾長期遙遙領先民進黨候選人,惟在諸多事件的影響下,民調數據一路下探,但在此之間卻未見競選團隊參考及利用民調與大數據的資訊,即時評估影響選情的重要因素,並做好因應措施,進而隨時修正選戰步調、型塑候選人形象與特質、規劃選戰議題等作為。卻反其道而行,受到同溫層的迷惑,憑藉著造勢活動的熱度,來質疑民調遭刻意操作,並提出民調蓋牌的策略,意圖讓媒體及民間民調機構調查失真,掩蓋支持率滑落的現象,也因此同時間導致了無法正確判斷選情的問題。由選舉結果觀察,坊間媒體民調雖數字有高有低,卻仍有一定的參考價值。

五、黨內矛盾不團結,輔選力道仍待加強
韓國瑜作為本黨初選制度下勝出的候選人,確實係當下本黨最具勝選實力,帶領本黨重返執政的最佳人選。惟在提名過程中,提名制度的一再修正,導致具一定政治實力的參選人不願參與制度,並至選戰結束皆未能團結支持本黨總統候選人,亦有初選落敗的參選人,未能信守選前承諾全力支持初選勝出的候選人,卻轉向支持他黨人選,雖最終未參選卻已導致本黨難以彌補的裂痕。

此外,本黨在前年九合一選舉過後擁有15個執政縣市,卻僅在新竹縣、苗栗縣、花蓮縣、台東縣、金門縣、連江縣等6個縣市之得票領先民進黨候選人,其餘9個縣市則未能守住領先成果。種種現象皆在在顯示,本黨在本次選舉當中仍未見完全團結,且各地的輔選力道仍舊有待加強。

六、不分區名單未能符合外界期待
在本屆不分區立委的提名過程中,本黨依照提名辦法的規定,在兼顧功能性、代表性與均衡性的情況下提出不分區名單,但外界咸認為提名名單中有爭議性人選,且名單排名亦有所爭議,而引發黨內外批判聲浪。雖本黨幾度順應民意調整不分區名單,惟最終仍未能符合外界期待,被外界解讀為對派系及特定群體的妥協,而忽略了本黨對各專業領域代表重視的用心,導致本黨形象受挫。雖本屆不分區得票已較上居大幅成長近150萬票,但相較本次本黨總統參選人的得票數,仍少了近80萬票,顯示選民有分裂投票的情況。

七、青年參與政治程度高,本黨不受青年選民青睞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