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護技術員那些不能做 需證照化

【記者蕭文彥台北報導】國民黨立委溫玉霞19日表示,疫情當下,救護技術員卻礙於法規無法減輕醫護負擔,她提案將救護技術員增列為醫事人員;與會的民進黨立委黃秀芳也希望救護技術員證照化。

衛福部醫事司副司長劉玉菁說,儘管證照化能讓救護技術員有保障、職業範圍更清楚,但要通過國考才能取得證照,也意味著它具有排他性。

溫玉霞19日召開「救護技術員為搶救生命拼博,但救護技術員誰來守護?」公聽會,由溫玉霞、黃秀芳、台灣民眾黨立委蔡壁如主持,劉玉菁、「火神的眼淚」導演蔡銀娟等人皆出席。

談及各級救護技術員的救護技能,黃秀芳表示,救護技術員值勤方式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如初級救護員不能做監測血糖、灌洗眼睛,但一般民眾可做;高級救護技術員不可以為傷病者抽痰,但傷病者聘僱的外籍看護卻可以做。急救都有「黃金救援時間」,為提升病患存活率,應重新釐清各級救護技術員哪些能做或不能做。

蔡銀娟指出,曾有一位高級救護員因沒有獲得醫生允許,無法進行急救,導致傷患經過漫長山路,到醫院時就已經過世了,傷患是一個年輕人,父母到醫院時哭得非常傷心。她說,那位救護員提及此事非常自責,一直在想當初到底該怎麼做會比較好,相信類似的制度面設計,很值得大家一起來討論、調整。

溫玉霞說,她已提出「醫療法第10條條文修正草案」,建議將救護技術員列為「醫療法所稱之醫事人員」,以符合世界潮流與實際所需,如澳洲,美國,日本和英國都將救護技術員歸為醫事人員。

救護技術員制度是否有機會修改,劉玉菁強調,民國97年頒布的「救護技術員管理辦法」隨著時間推移,大家對其中的分級制度與各級救護技術員權責有不同認知,希望讓一些原本不能做的事變成可以,這是在將救護技術員納入醫事人員步驟之前,能先行討論的部分。

另外,劉玉菁指出,如果想要證照化,就必須從教育端開始部署,設立相關科系讓學生可以學習,畢業後參加國家考試,再通過2年的初步訓練,才可以正式獨立作業。

劉玉菁表示,儘管證照化能讓救護技術員有保障、職業範圍更清楚,但要通過國考才能取得證照,也意味著它具有排他性,未取得資格的民眾就完全不能從事相關工作,然而目前政府對於緊急醫療是希望能廣泛推廣,若證照化將對此造成衝擊。2022/04/19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