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病患共享決策」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尊重病患並隨時共同討論醫療決定

文/葉文凌醫師

遠古時代,老祖宗們或挖洞而居,或據樹頂,或躲草叢,或倚高牆,但莫不餐風露宿,惶惶不可終日。野獸的尖牙利爪、敏捷伶俐,隨時可以輕取三、五人類性命。有一天,某智者想想,不然一次十個人聚一起好了。於是乎開始了群居和英雄崇拜的歷史。醫學史也差不多是這樣。看看一百多年前的手術室,口罩是參考、帽子是隨性、手套不存在,洗手雖已是常規,但是消毒液和自來水基本是問號。大家吸的是屋外充滿塵埃和細菌的空氣。三不五時,飛禽走獸會進來參觀。麻醉隨時會中斷,更多的是三五巨漢抓住狂嚎、無麻醉的病人,以免病人拉著自己的腸子,衝到大街上。運氣不好時,會被病人用自己斷掉的骨頭敲頭。因此,醫療成為高度專業,且被高度依賴和高度英雄崇拜的行業。只是資訊流已如萬個88風災,排山倒海而來。醫療資訊自是不例外。因此,病患加入醫療決定,以安排自己切身相關的醫療決策似已不可擋。只是下雨雖好,兩百年一遇的暴雨卻令家園板蕩,生靈塗炭。因此「病患共享決策」怎辦才好呢?

基本上,醫療決策具有高度資訊不對等。而決策者資格又有高度門檻。所以,決策共享易流為國王新衣之烏托邦理想,所以須有共識。即「病患共享決策」追求的是「尊重病患」與「病人安全」。不是淪為談判般對質與質疑,若是如此,具有資訊流優勢者必會選擇風險低下者。但是未必有利於病患和家族及社會。如高風險手術將會乏人問津,而社會會因此而付出沉痛之代價。例如:腦部若未及時手術,可能產生植物人,試問此龐大費用如何負擔呢?

「病患共享決策」是概念而非法律條文。因此是軟性具鼓勵性質之社會進步指標。在民主社會和先進社會中,對人之尊重和珍惜人性之可貴為基本要求。所以必須在醫療決策過程中和病患及家屬做溝通。重點是「溝通」,往日溝通可能只是醫療提供者三言兩語帶過。但是今日醫療接受者也會有許多資訊來源和許多醫療提供者之不同意見。職是之故,大家必須用種種工具和時間片斷以求溝通。務求溝通無礙,以免心有罣礙。

「病患共享決策」是態度而非偶然。雖然臨床工作千千萬萬。但是,心中常有 「病患共享決策」,即會隨時尊重病患,並且隨時共同討論醫療決定。現在是民不可由之,也不可不知之的時代。一但民知之,尊敬油然而生,英雄隨之誕生,就什麼也不是問題了。

總之,「病患共享醫療決策」已是時代潮流,莫之能沛。醫、病、法者皆須認知。否則實務上將產生巨大認知落差。

(本文作者為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會員、台灣運動醫學會榮譽理事長)

高雄增新打卡點 「愛河.愛之鯨」騰躍愛河 (6 小時前)

「愛河.愛之鯨」騰躍愛河 【旅遊經 洪書瑱報導】 高雄出現壯觀且是重磅級環保尖兵,巨型的「愛河.愛之鯨」騰躍於高雄愛河邊,由今(21)日由高雄市長韓國瑜、副市長葉匡時率市府團隊出席開幕剪綵儀式,一… 詳全文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