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捷運站自慰射精在女子身上卻判無罪!?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告訴你原委

文/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

近日媒體報導,一名李姓男子在捷運站手扶梯自慰後,射精在被害人裙子及小腿上,檢察官起訴刑法第234條公然猥褻罪,要射精在被害人身上,可以想見一定有掏出生殖器的動作,但一審及二審法院均判決被告無罪,這是什麼原因呢?

依刑法第234條第1項的規定:「意圖供人觀覽,公然為猥褻之行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九千元以下罰金。」從本案來看,這名李姓被告在捷運站出口手扶梯掏出生殖器自慰後射精,自然屬於「公然為猥褻之行為」,重點在於是否構成「意圖供人觀覽」的要件,法院在勘驗現場的監視錄影畫面後發現,被告在搭乘手扶梯前就鎖定被害人,並在搭乘手扶梯的過程中掏出生殖器自慰後射精,被告有用手提袋放在他左腰及大腿之間,被告的右側及前側分別被手扶梯、被害人遮住,在自慰的過程中,身旁沒有其他民眾經過,雖然電扶梯旁有其他零星民眾,但從角度來看,都沒辦法看到被告正在自慰,而被害人是在遭被告噴精後,才發現遭人射精在身上,因此判斷被告主觀上沒有供人觀覽的意圖,然而,若本件被害人在過程中剛好回頭發現被告對著他自慰,是否就可能構成公然猥褻罪?將被告主觀上的犯意,繫諸於被害人有無可能回頭的機率中,是否允妥,似乎都有再次審酌的空間。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縱使在搭乘大眾運輸工具中,突然感受到強烈的性慾要抒發,是否會直接在公開場合掏出生殖器自慰?還是會在回家後,或就近找間廁所處理,但本案的被告卻是直接將生殖器掏出來自慰,甚至射精,被告也在偵查中坦言現場其他人可能看到他打手槍的行為,這隱含著被告必須透過在大庭廣眾下打手槍的方式來宣洩自己的性慾,而案發過程中被告拿著手提袋遮掩,是被告主觀上沒有供人觀覽的意圖,還是不想立刻被旁人察覺而遭法辦呢?都有值得探究的地方,本文希望透過討論,激起大家對於性騷擾議題的關注。

此外,原審法院特別敘明,被告這樣的行為沒有構成刑法第234條公然猥褻罪,但仍構成性騷擾防治法第20條的性騷擾行為,依性騷擾防治法第20條規定:「對他人為性騷擾者,由直轄市、縣 (市) 主管機關處新臺幣一萬元以上十萬元以下罰鍰。」不過,申訴期間依同法第13條第1項規定:「性騷擾事件被害人除可依相關法律請求協助外,並得於事件發生後1年內,向加害人所屬機關、部隊、學校、機構、僱用人或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提出申訴。」申訴期間則有1年的時間限制,特別提醒民眾喔!若發生任何性騷擾、性暴力事件,務必要冷靜保全相關物證,並儘速報警處理,以維護自身權益!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