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影響全球 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醫療應回歸治病本質,非為應付保險、評鑑、訴訟

文/葉文凌醫師

新冠肺炎無疑是2020年最嚴重的事件,對歷史、人類演化均將產生重大影響。去年聖誕節時,全球依舊沉浸在歡樂氣氛中。大家想的是跨年、是年度計畫。怎知一過了農曆年,世界大變。有人陷入混亂,有人由旁觀者變成當事者,有人呼天,有人搶地。有人搶資源,有人滿地找牙不著。而當一具具冰冷的高感染大體,如生化炸彈般炸過一個個大城市時。再有幽默感的人也笑不出來。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現代醫療系統及法制系統變的如此脆弱。竟然整個世界停擺,而醫療系統更是崩潰如糞土。只見一個個醫護人員,或哭泣、或狂吼、或被感染、或陣亡。而醫院高層根本是窮於奔命,但是依舊口罩不足、藥物不夠、呼吸器缺乏。於是乎病人或是自求多福、或是靠命運安排呼吸器、或是根本進不了急診室、更下焉者,根本上不了救護車,而只好曝屍街頭。這些可是首善之國的具體寫照。怎會如此呢?現代社會果真是足以應付這些重大的變故嗎?

未來將有無數汗牛充棟的書籍和論文討論此巨變,也將有無數數據充滿各位腦袋。但是根本原因可能乏人問津,或將永遠石沉大海。為什麼呢 ? 因為直言極諫者,罕矣。沽名釣譽者,眾矣。因為現代醫療系統早已經長期處於不正常的邏輯思維和作法,基本上,醫療系統被要求依照「設定」的標準程序進行一切工作。簡單的說,要照評鑑標準進行準備。不幸的是,意外永遠不是照表定程序來的。更直接的說,我們長期被要求用大砲打小鳥,但是一但來了大象,甚至恐龍時,所有SOP根本沒用。

更悲觀的說,我們可能連會飛的小鳥也打不著。 以新冠肺炎為例,現代醫療系統莫不高度分工,越是現代國家,越是高度分化。因為凡是醫療治療,要求的必然是極詳細之SOP過程,以及高度專業之SOP治療流程。因為必須應付病患嚴苛的挑戰,和律師、法官可能的質疑,乃至保險公司挑剔的態度。因此,越來越少的人知道越來越多的特定疾病。儘管醫師人數更多,但是真正能處理單一疾病的醫師是減少的。當新冠肺炎以幾何級數衝入醫療系統時,醫療崩潰也不會是什麼預期不到的結果。 而更嚴重的是,在高度分化的醫療系統中,任一醫療單元的成本均會爆增。因為必須考慮消毒、病患安全、消防、評鑑等等,以致當病人暴增時,幾乎也因缺乏彈性終至無法迅速擴增。新增之方艙醫院是完全不符合醫療床之規格的。除非有緊急醫療法,否則在那裏執行醫療行為是不行的。天佑台灣!幸好我們未曾邊防失守,否則一定是萬劫不復。

新冠肺炎下,我們的醫療系統和法制系統必須重新檢討。過度理想化和脫離現實的評鑑制度,在美國已證明是千瘡百孔。真正的醫療應回歸本質,以治病為本質,不是應付保險、應付評鑑、應付訴訟。否則,新冠肺炎或許只是一個災難的開始。

(本文作者為台灣司法人權進步協會會員、台灣運動醫學會榮譽理事長)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