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為何學姊和王淺秋領幾十萬年終 有人一肚子火?

巷仔內/為何學姊和王淺秋領幾十萬年終 有人一肚子火?
蔡壁如、「學姊」黃瀞瑩、王淺秋。(組圖 / NOWnews資料照、翻攝王淺秋臉書)
桃園市議員王浩宇爆料,高雄市長新聞局長王淺秋、台北市政府顧問蔡壁如、台北市政府發言人「學姊」黃瀞瑩都剛好在12月6日請辭,分別投入各自的2020大選任務,估計三人分別可領33萬、20幾萬、10幾萬元的年終獎金,3人疑似「貪圖年終,而蓄意拖延辭職的時間到12月」令人難以接受。為何這三人的年終盤算會「引發眾怒」?其間頗值得玩味。

巷仔內/為何學姊和王淺秋領幾十萬年終 有人一肚子火?
「33萬元年終獎金」的臆測,是否能引起社會的潛藏不滿?(示意圖 / pixabay)

相信讀者自己或身邊的親友,都曾聽過、或曾打算於工作一段時間後「領到年終獎金」再轉換跑道,也有人是「做到月底」,希望能領到「完整一個月的薪水」才提出辭呈。任何人什麼時候辭職,只要不是尸位素餐,在什麼時候轉換跑道,照理講,應該是個人的選擇。

蔡壁如和「學姊」黃瀞瑩被指控在正式辭職前,已經請好幾天事假投入輔選,疑似違規,不過根據《公務人員行政中立法》第 7 條規定,公務人員不得於上班或勤務時間,從事政黨或其他政治團體的活動。2人請事假,似乎已規避刑責。

其實,許多位居要津者,也多曾請假、於「下班時間」輔選。例如應該是中立不偏的國家元首總統、全國最高行政機關的首長行政院長、國家最高立法單位的國會議長,但剛提到的幾名代表性人物,從最近的公開輔選場合或新聞上,都可以見到站台的身影。「公職人員請假或於下班時間輔選」是否適當,是否應該有更高的道德標準?未來是否要研究修法以提高標準,都可以討論。

但三人分別拿到年終獎金33萬、20幾萬、10幾萬元,會「引發眾怒」的,或許可能是「數字」吧?

台灣長期的低薪,讓許多人即使過勞,也只能換得基本的生活溫飽,而非富貴。當「某些職位」可以「穿得漂漂亮亮、只需指派他人工作、高高在上」就能「坐領高薪」,確實引起社會上不少人的眼紅與不滿。雖然說,三人的實際工作是否真如前述所言這樣美好,但「莫忘世上苦人多」,台灣長期低薪,確實醞釀了「仇富」的溫床。三人若說是「自己辛苦換來的代價」,或許也會有人跳出來,強調自己難道不辛苦?但為何只能換得最基本的溫飽?

33萬元數字,對郭台銘等人不算什麼,但可能是部分人「一整年辛勞工作」才有的收入,還要面臨「無薪假」、「被裁員」的恐懼。當一些小市民發現,有些人被高層雀屏中選成為「自己人」,獲得高薪與豐沛的年終賞賜,怎會沒有感觸?如果這樣的情緒能在台灣這塊土地上廣泛「發酵」,且成為選舉的動員靈敏開關,潛藏在社會的「低薪」和經濟問題,或許到了應該被重視和檢討的時機。
郭台銘:台灣第一大企業鴻海精密、華人第一大民營科技集團富士康科技集團的董事長,以及永齡文教慈善基金會創辦人。他多年名列富比士億萬富翁列表中。 ...更多

穹宇涉獵》日本國民心目中的神祗 (7 小時前)

北投是台灣有名的溫泉勝地。(圖/翻攝自YouTube)作者/劉敦仁我一輩子就領略過一次溫泉的洗浴,那是隨著父母逃難到臺灣,蟄居臺北,生活極其困難,但不知是什麼原因,竟然有機會跟著家人到北投,「享受」… 詳全文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