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宅變貧民窟?柯文哲得憂背離民心

社宅變貧民窟?柯文哲得憂背離民心
台北市長柯文哲日前因為明倫社宅租金過高一事,引發社會各界議論。而柯文哲日前更表示「不希望社宅都是窮人在住」的說法,更引發正反兩方議論。(圖/台北市政府提供)
台北市長柯文哲,最近因為明倫社宅租金問題,頻頻登上新聞版面。原因在於其中三房型的租金,每個月要高達40,500元,甚至遭到議員踢爆,原本三房型的月租僅訂價每月22,440元而已。不過對此柯文哲並不認為有任何問題,而是拋出「社會住宅住戶要混居,不希望社宅都是窮人去住」,防止外界給社宅貼上「貧民窟」的標籤。柯文哲更在臉書上槓上「柯黑」,表示自己在努力去標籤的時候,又有人努力對他貼標籤,直呼「你們就繼續超譯,我就繼續超蓋。蓋更多、更好的社宅、當大家的『好厝邊』」。

先從標籤化說起,恐怕最先給公宅貼標籤的人,就是柯文哲市長本人。柯文哲頻頻對外表示,擔心如果「社宅或公宅都是貧民居住,恐怕會被周圍民眾貼上『貧民窟』的標籤」,但真正的事實是:真正的「貧民」們,根本窮到連社會住宅都租不起。

以台北市目前供應戶數最多的健康公宅(507戶)與東明社宅(700戶)為例,其中提供給「低收入戶」與「特殊身份家戶」的戶數,也僅有152戶及210戶,比例上都只有總戶數的三成而已。再看看租金部分,承租者月薪若低於16,580元,能獲得的租金補貼最多,以最低價的單人房為例,每月仍得支付4,800元(東明社宅)到6,110元(健康公宅)不等的租金。結論就是有能力租賃社宅的民眾,仍舊有一定的經濟能力,只是不足以負擔北市高額的租金。

社會住宅與公共住宅,存在的意義在於實現居住正義,讓無法負擔台北市高房價、高租金的民眾,得以在合理的租金下,能夠有棲身的居所,租金低於周圍行情,本來就是天經地義。再者公宅的戶數,並沒有多到足以動搖周圍房價,為何社宅租金還得顧忌周邊房價?也因此,當公宅租金是連一般民眾都負擔不起時,柯文哲還要狡辯是為了做到「公宅混居」,那就完全喪失了當初蓋公宅的意義。畢竟一個月付得起40,500元房租的民眾,恐怕多數會選擇直接置產付房貸,而不是租賃公宅。

最後,當柯文哲在臉書上逞一時口舌之快,冷嘲熱諷「柯黑」們貼標籤、超譯,甚至酸言酸語表示「你們就繼續超譯,我就繼續超蓋。蓋更多、更好的社宅、當大家的『好厝邊』。」再次提醒柯文哲,沒有所謂「超蓋」。除了在2014年首度當選台北市長時,所提出的8年蓋5萬戶公宅的政策,已經正式跳票外,從現在到市長任期結束,也沒有再規劃任何一間新的公宅,何來「超蓋」的說法?

相關新聞
「黑柯產業又動起來了」 柯文哲:你們超譯我繼續蓋公宅
「不想社宅都窮人住」也是標籤化?柯文哲:是混居
台北「社會住宅」月租開價4萬合理?鄭照新:我才3萬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