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李兆立/楊志良懂裝不懂

名家論壇》李兆立/楊志良懂裝不懂
桃園某醫院出現院內感染的案例,前衛生署長在節目上批評醫護人員工作不慎應該開除,引起輿論強烈反彈。(圖/翻攝自《新聞面對面》影片)
桃園醫師因救治肺炎病人而染疫,前衛生署長楊志良一句「假設我是院長,第一個事情就是把他開除」,引爆基層醫護怒火及各界撻伐,並激起各界對第一線防疫人員的大量聲援。

所以,楊志良的批評到底有沒有道理,引發各界熊熊怒火的關鍵又是什麼?

楊志良的批評主要有兩大部分:第一段是治療時,在「疑似插管時不慎被噴濺」後,沒有立刻更換防護衣;第二段是治療後,醫師自己感覺沒事,繼續跟親友逛商場。因為這兩個SOP醫師都沒遵守,所以應該開除。

首先,在處置疑似肺炎病例時是否被噴濺,無論是「飛沫」或體積更小的「氣溶膠」(Aerosol),許多醫師都已說明,這其實是難以覺察的。而事後批評的楊志良,其實並不在現場,卻以一種「親臨現場,開上帝視角」的口氣指責醫師「明知被噴濺,卻不換防護衣」,第一線的醫護人員當然無法接受。

說到這,我們就不得不談一下,醫院是染疫風險最高的場所,自從去年疫情爆發以來,醫護人員的職責,就是每天前往這個最高風險的地方,一邊承受長期高工時的身心疲勞,一邊要扛住「以身犯險」的巨大壓力,而這樣的生活已長達數月之久。

除此之外,各院早已進行過無數次防疫演練,一旦疑似個案通報就診,就可能啟動機制,要醫護人員穿上防護衣。這套被戲稱「兔寶寶裝」的防護衣是從腳套入,而且要穿兩層,不僅非常悶熱不透氣,行動也會變得非常緩慢不便。

最重要的是,醫院所做的這些層層防護,醫護人員所忍受的種種不便,目的是避免在救治肺炎病患時造成「院內群聚」,而現在看來,桃園該間醫院也僅有「個案感染」,請問是要如何一口咬定「院內SOP沒落實」,又如何形成「第一件事就要開除醫師」的判斷?

其次,醫師既然未必察覺已被噴濺,在完成治療後就回歸正常生活,到底哪裡有問題?而我們現在之所以能掌握醫師染疫,不正是因為他在自覺有症狀後,依照規定進行通報的結果嗎?

在飛沫噴濺難以察覺的情況下,要完全落實楊志良的主張,其實就等於要進一步要求所有醫護人員,在每一次診療肺炎案例後,都要進入負壓病房隔離。那麼我們要面臨的第一個問題是,我們的醫護人力有充足到這種程度嗎?

第二個問題是,如果航空從業人員因為長期必須前往高風險區,不堪長期隔離造成的身心壓力,因此給予部分彈性,那麼第一線要承接肺炎案例的醫護人員,壓力恐怕比航空業更大。

如果真這樣管制,恐怕已經不是在管理人類,而是把人當機器看待。如果真的照楊志良的標準來管理,恐怕早就讓防疫第一線的醫護人員士氣崩潰了。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