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曾建元/蔣萬安與促轉會

名家論壇》曾建元/蔣萬安與促轉會
國民黨立委蔣萬安日前表達協助戒嚴時期的政治受害者取回財產,讓促轉、轉型正義議題再次受到社會關注。(圖/NOWnews資料照/記者林柏年攝)
轉型正義的問題,因為中國國民黨籍立法委員蔣萬安在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預告《威權統治時期國家不法行為被害者權利回復條例草案》之前搶先提案修正《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而又成為社會輿論關心的議題。促轉會歷經東廠事件帶來的政治震盪以及內部人事更迭,在原定任期屆滿的去年5月底,終於重新提名專兼任委員。新團隊在半年的運作後,於今年開年率先推出《威權統治時期國家不法行為被害者權利回復條例草案》。惟促轉會延長任期將在今年5月屆滿,在其最後衝刺階段,我們認為,有必要盤整促轉會工作內容,對其再加鞭策。

以下,是我做為民間人士可以痛快提出的主張:

1.時間與地域範圍:《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規定的威權時期由1945年8月15日起算,也就是日本帝國無條件向聯合國投降之日。但中華民國代表聯合國接收臺灣並設官治理卻要到1945年10月25日。1945年8月15日那時,中華民國實施訓政,主要的統治地區在中國大陸。中華民國統治臺灣後,陷入內戰,1949年10月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1949年12月中華民國中央政府遷臺,1950年3月西昌戰役失利,中華民國完全退出中國大陸,5月再退出海南特別行政區。1950年5月至1955年2月,中華民國外島還涵蓋浙江省舟山和大陳群島。

《促轉條例》未明訂政治平反的地域範圍僅限臺灣,因而中華民國的國家不法行為發生地尚包括中國大陸。因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中華民國的國家責任涵蓋地區退卻到臺灣。至於中華民國在臺灣以外地區的國家不法行為,如其不法狀態隨被害人遷移到臺灣而延續到臺灣,這應當才是轉型正義實現的範圍。

2.轉型正義實現的原則:政治案件的處理應有歷史和政治的高度,且因時間久遠,檔案、證據多數湮滅無存,當事人不知去向,因而不法事實的判斷,不能陷溺在中華民國軍法本位的裁判程序和嚴格的證據法則之中,而要更多藉助於經驗法則和歷史研究。

轉型正義是政治和歷史性的正義問題,也有面向未來的社會和解共生的目標追求,要開誠佈公、大開大闔。政府應對當年國家不法有所譴責和作為、對受迫害人民群體或個案表達歉意、對濫權枉法的執行人員追究歷史責任、對反抗者表達敬意,而且要致力於建立不同社會群體間的對話溝通、理解體諒和促成社會信任與共識。

舉例而言,政府應適時地對國家昔日在中國大陸地區實施之不法表達譴責,並對在大陸之受害者群體表達歉意,具體個案如應當事人或其家屬之要求並經查明屬實,應鄭重給予書面道歉,如對在重慶歌樂山中美特種技術合作所被國防部保密局集體屠殺的楊虎城與其秘書、隨扈幾家大小,以及廣東省興寧縣被胡璉第十二兵團暴力強徵從軍的劉錫輝等案。

對於所謂武裝叛亂案,在《刑法》內亂罪構成要件該當性的判斷上,還應當從革命權或抵抗權的超法律阻卻違法事由的角度,對於二二八各地民軍、中共地下黨、泰源案件等,給予公正之評價。

3.兩蔣終極個人責任:白色恐怖統治體制在臺灣的建立,源自蔣中正以中國國民黨總裁身分成立政治行動委員會,以黨領政,統一領導在臺各個情報機關,在復任總統後,將國民黨政治行動委員會改制為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任命蔣經國為主任,以便統一領導各個情報機關,貫徹其意志,同時又以總統地位取得臺灣納入全國戒嚴地區後的軍事判決核定權,而蔣經國秉承父命,口含天憲,就是實際的情報頭子。他們利用國安體制製造恐懼、破壞憲政法制、迫害異己,轉型正義首要追究的,就是他們父子的歷史罪孽和責任。

但並非意味我們就應當全面否定其兩代領導反共護國和革新保臺的貢獻,而跟隨蔣中正來臺的中國大陸軍民,許多人是把蔣中正當成父親看待的。對於兩蔣,應還原其真實面貌,不應繼續神化崇拜。中國共產黨可以把毛澤東三七開,重新評價蔣中正父子有何不可。

蓋,國家緊急權的實施或有其必要,但濫權枉法用以鞏固權力,那就不對了。故而基於個人崇拜的國立中正紀念堂應當轉型,至少應經由專家聽證審議,作成決定,以昭公信。本人則建議回復為國立臺灣民主紀念館,將憲政民主思想、運動和制度在臺灣的發展,由臺灣民主國開始至政黨輪替進行展示,下設歷任總統檔案館,蒐藏、整理、與出版歷任總統文獻文物,提供大眾閱覽與研究。至於中正、經國之類地名、街道名、校名,乃至兩蔣文化園區慈湖與大溪陵寢之管理,以至於兩蔣的銅像等,如非中央政府管轄或所有,則宜尊重各地方自治機關或獨立法人之自治權,決定其存廢。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