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誰該被槍斃?

名家論壇》吳崑玉/誰該被槍斃?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總召費鴻泰近日怒批,華航諾富特飯店疫情延燒,防疫指揮官陳時中「應該被槍斃」,引起熱議。資料照。(圖/記者呂炯昌攝)
防疫出現巨大破口,老費忙不迭的要「槍斃陳時中」,卻引來鄉民圍勦,「國民黨最愛槍斃台灣菁英」這個老梗重出江湖。老K徒眾自是憤恨在心,抱怨1450實在猖狂,「台灣沒有言論自由了嗎?」

這種無聊戲碼已經在台灣政壇上演了近30年。只要一出事,在野黨就會挑定執政黨最有聲望,或位子最高的那個人,逼他辭職,叫他「下台」,甚至要將他「槍斃」或「移送法辦」,至少要「道歉」,以獲得群眾讚賞。如果執政者置之不理,便持續放火。如果執政者迫於壓力而屈服,道歉、辭職、拔官、或找替死鬼頂罪,在野黨便算得分,贏了這一回合。原本那個引發風暴的問題呢?因為盤根錯結,利害糾葛,只要拖過有人辭職下台,稍減群眾怒氣後,便再也無人聞問,好官我自為之,繼續鬼混下去。

近日幾件大事,台鐵太魯閣號慘案如此,黑道闖警所和弄蟑之亂也是如此。往前算算,白曉燕案逼連戰辭了行政院長,台灣治安就變好了嗎?八八水災劉兆玄走人,政府危機處理機制從此有板有節了嗎?高雄氣爆炸出公共工程監管弊病,如果痛定思痛,認真檢討改進,怎麼還會有太魯閣號慘案?如果當年SARS後,拔掉哭哭啼啼邱淑媞,半路夭折涂醒哲就算完事,執政者只會怪罪民眾掉以輕心,醫界沒有聯合起來建立一套防疫機制,我們又怎麼能在武漢肺炎掃蕩全球之下,苦撐過來一年多?

馬英九當總統之前,中華民國政府官員幾乎是不會認錯的;馬時代開始,出大事官員鞠躬道歉成了常態,先負責下台再待他日高升,也不算新聞,蔡政府沿續至今。但道完歉、下了台,事情有變好嗎?新聞過後,依然故我,甚至養成官僚系統「依法而不行政,道歉而不認錯,檢討而不改進,引咎而不辭職」的油條文化。「鐵打營盤流水官」,政務官來來去去,常任文官我自為之,沒有汰除機制,不幹主管就算了,磨過這個老闆,四年後又是一條好漢。

所以,槍斃政務官有用嗎?其實什麼也不會改變。那只是完成了在野與執政間奪權戰爭的一場戰役。在中國官場,或台灣政治生態中,毀掉一個人遠比打破行之有年的陋規容易,建立一套更好的規矩更是難如登天。於是,柿子挑軟的吃,既然砍人比做事更容易抓住目光,立院攻防便逐漸演成互打巴掌的本土劇,朝野在乎的無非收視率,沒人想真正解決問題。

舉個例子,水資源與能源問題不是今天才有,北水南調,南電北送,前瞻幾千億不能做嗎?全台軌道建設會比水資源和電力問題更急迫嗎?難道是因交通建設可以炒地皮,所以投入最多資源,成為第一優先,其他事就先擺著?

這麼說,意思是出事不該問責拔官囉?倒也不是。真正問題不是遇事拔官,而是該拔什麼官?鄧小平講過,第一線做事的人,有七成成功率就算厲害的了,不能苛求完美。在人力資源配置上,政府一如企業,必須留住好人才才有前景,把敢擔責任能做事的人都拔光了,企業會倒,政府也會垮。對於站在第一線的「Trouble Shooter」(麻煩解決者)而言,出錯會馬上修正,剛繳了昂貴的「學費」,怎麼能讓他隨便閃人?

真正該拔官的,是那些為了閃避責任,該簽字而不簽字,該決定而不決定,凡事上推下推的爛官僚。是那些出了事就騙長官、騙檢調、刪資料、燒公文、蓋鍋蓋的狗官。是那種成天阿諛奉承,會議桌上搬弄法令,不幹實事,遇事先辯兩小時權責歸屬的「有禮貌的混蛋」。是那種掌握一點點權力就要濫用,出門要配車,下車要打傘的爽官。是那些成天腦筋都用在怎麼多用點特別費?怎麼多擠點退休金?怎麼多從標案、廠商換點吃喝禮物的貪官。如果立委喊槍斃的是這些官,我舉雙手贊成。就算真的送去槍斃,我也不覺得太過分。

台灣真正該槍斃的,不是站在自己對立面的競爭者,更不是站在第一線擔負作戰責任的指揮官。該槍斃的是自己腦中殘存的官僚習性,那些「當官就該這樣嘛!」的陋習與文化。是那些代代相傳的,自以為聰明的生存自保之道。是那些自己人就算錯了也要護到底,不是自己人就算傷陰德也要鬥到死的宮鬥劇本與門戶本位。是那些做好事情不重要,鬥垮敵人才重要的政治法則。是敵人當家就不能讓他做好,自己當家就不能說壞的雙重標準。政治人物們該槍斃的,是自己腦中的那些心魔與觀念,而不是他人。

不論在朝或在野,政治人物們最大的錯誤,就是一直將對手政黨或選舉宿敵視為主要敵人,對岸武嚇與病毒威脅反成了次要敵人。媒體高層自己也習於經營關係,甚至拉幫結派,於是誰會選國民黨主席?誰能出線繼承蔡英文,比台鐵改革進程更能佔據版面。大家都在人情醬缸中攪和,該做的事情被丟在一邊,任其自行腐爛。

經過這幾年裡裡外外這麼多事,台灣大多數人都已生出「同島一命」的概念,誰去踢這塊鐵板都是自己找死。「同島一命」,意味著大眾更Care怎麼做好自己?怎麼讓台灣更強壯?而不是8+9那種盲目鬥毆,自相殘殺。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