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吳崑玉/桃園好牌被打殘

名家論壇》吳崑玉/桃園好牌被打殘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提名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參選桃園市長,引發黨內風暴。(圖/國民黨提供)

打麻將常見的是:前幾把的輸家這把滿手好牌,卻急於做大牌一把翻盤,拼命拆搭子做清一色還想單吊門清一摸三。不想一張廢牌打出,莊家連二拉二大三元碰碰胡,一把輸掉十幾台。牌局已進西風圈,想再半將內翻回來,難啊!

國民黨在桃園的選局便是如此。朱立倫作為老縣長與黨主席,加上對家莊家鄭文燦不連任,算是滿手好牌,是國民黨十年難得的機遇。但他心太大,上不吃議長牌,下不放小強吃,對家莊家卻連吃帶碰,一手爛牌也打成好牌,死牌都成了活牌。加上善政者不見得善選,一出手就犯兵家大忌,踢到議長鐵板,這局接下來要怎麼走?恐怕朱主席與張院長得從長計議,重新佈局。

很多人都以為桃園是藍大於綠,此說很有問題。2020年總統選舉,韓國瑜加宋楚瑜在此總共拿了約59萬票,得票率共約45%;蔡英文卻在此得票近72萬,約55%。不分區政黨票,國民黨約33%,民進黨32%,親民黨加新黨等泛藍小黨約5%,民眾黨12%,其他時力加基進等泛綠小黨約10%。而在區域選舉中,國民黨在六個選區共得票約45%,民進黨約39%,應是國民黨加地方勢力才取得壓過民進黨本盤的戰果。往前一點,2018桃園市長選舉,鄭文燦得票約54%,陳學聖約40%,楊麗環等無黨籍加一加約7%。
換句話說,國民黨與民進黨在桃園的死鐵盤,皆僅三分之一左右,剩下三分之一是游離票,由民眾黨及無黨籍地方勢力瓜分。民眾黨的票可視為純粹的空氣票,因為沒有地方組織。所以,光憑韓粉深藍票,國民黨贏不了,頂多衝到四成,「朱卡羅」是對的。光憑議長等地方勢力也贏不了,因為這些年鄭文燦挖掉了不少地方根基,在大局選舉中打破了三分天下。民進黨光憑鄭文燦力挺也贏不了,因為換代換人,人情選票必有減損,還是得一一擺平地方派系。民眾黨賴香伶想選,但12%想飛上枝頭,恐怕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且今日民眾黨早已無當年氣勢,地方組織因各項爭議分崩離析,不打對折已屬萬幸。

因此,從選票結構上看,國民黨要想贏得2022桃園市長,非得先把地方勢力收攏不可。但議長邱奕勝想選又不敢選,怕重蹈台中顏家覆轍。但不敢選又不放手,於是天靈靈,地靈靈,強推呂玉玲。羅智強破釜沉舟,黨中央也沒能安撫好,弄到魚死網破,他強由他強,小強落雞湯,整鍋都翻了。太輕忽羅小強的破壞力,太晚去摸議長的頭,太遲說服魯明哲下水,太突然丟出自己心中的人選張善政,結果自然是慘不忍睹。

偏偏朱老爺提名張院長這事,做得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反彈四起,怨聲載道。朱老爺以為他這個黨主席還是當年黨國時代的黨主席,可以眾聲喧譁,一槌定音,既沒先摸頭舒緩,也沒先釜底抽薪,只想著演出「朕不給你的,你不能要」。張院長則可能以為自己還在幹行政院長,想去拜會議長,不思三顧茅蘆,立門罰站。或多方動員各地方大老私下疏通,起碼請伯公打個電話,楊敏盛擺個場面,檯面下喬好再上桌。冒然直接發採通說要見面,當場被議長打槍,搞得自己無比難看。顯然候選人的職前教育完全沒做好,任一有經驗的選將都不會搞這種「強暴式摸頭」。況且是張有求於邱,地方勢力只要放手不管,躲進龜甲自己顧好自家山頭,張就連拜訪都不知道能去拜訪誰?!這最重要的第一步棋就走錯了,以後要再玩下去,恐怕事倍功半,更加艱難。

現下國民黨桃園選局,只能期待民進黨自亂陣腳了,這是朱說民進黨恐慌的真意,那不是現狀描述,而是內心向上天的祝禱。問題是,民進黨沒有那麼笨,國民黨這一亂,難保未來倒戈的倒戈,不爽不投票的不投票,鄭運鵬也活了,林智堅也有指望了,各類政務官們也都可以轉身來選了,他們根本不必跟張善政比資歷、比學識、比政策,只要比他更懂得彎腰請益,政通人和,更接地氣,不要放槍相公,不懂不通的能得鄭市長相助擺平,能吃就吃,有碰就碰,平胡也是胡,這牌可好打多了。

如今之計,張善政也只能先組起核心競選團隊,多向大老們請益,趕快學著做個合格的候選人,而非急著做新聞搏聲勢。他得假設自己現在一無所有,當個選舉素人從零起步,甚至負分逆轉求勝,九月能翻平就不錯了。而不是幻想過往虛名迴光返照,急著想一夜翻盤,一招斃命。國民黨在桃園這局不是不能打,但一定會打得很辛苦,更不太可能複製韓國瑜旋風,因為朱立倫不是這塊料,張善政更不是那種接地氣的魅力型政治領袖,沒把自己摔死就不錯了,千萬別以為自己彩衣娛親多轉幾圈,就能刮起什麼旋風!

桃園這局演變至此,其實是個很好的教訓。選舉與政治,絕非表面上或媒體上所呈現的那麼簡單,不是廟裡求個上上籤,丟出個天選之人,講幾句金句,發幾支影片,就能搞定一切,那是得跟打麻將一樣看好三家再出手的。老朱最後很可能做對了每一個選擇,打贏了每一場戰役,卻輸掉了整場戰爭。

一場成功的選舉,就像在拍一部影劇。選角固然重要,但之前可能已經磨了一年的劇本,找了一年的梳化、服裝、道具、燈光、攝影,反覆模擬了無數場景,主角魅力與金句,只是鋪陳起伏的此情此景中,那個畫龍點睛的一瞬。任何人無法掐頭去尾,只要精華,其餘免談。人家韓國瑜當年也不是橫空出世的,除了本身江湖特質,在北農任內的議會反應之外,還下高雄蹲了一年,才逮到機會翻身爆紅。朱立倫錯就錯在他以為自己做了最好的選擇,卻沒有任何鋪墊安排,就飛簷走壁,丟包逼吞。雞包翅也得文火慢燉24小時才能上桌,不是把雞屁股扒開塞進魚翅就大功告成的。「甲緊弄破碗」,大概就是國民黨桃園提名這局的最佳註腳。

桃園這場仗,也許正是台灣今年選局的預示。天下大亂,不見得就形勢大好。人心浮動,山頭林立,沒有明顯的大勢所趨,沒有標準答案式的模型可依,沒有藍綠大黨必然站邊靠派的政黨意識,只能靠一步一腳印的紮實累積。純靠聲量的打法已在退潮,純靠組織連結不一定會贏,訴求願景政策也很難贏得人們信任,大牌站台或對立切割也可能弊大於利,這場選舉沒有簡單勝利公式。也許,回到作人做事的本質,回歸從政服務的初衷,真心誠意的進行「人與人的連結」,更能累積長期的信譽和肯定,那才是亂世中不變的依恃。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