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論壇》朱駿/朱立倫訪美的困境


此外,在美國人面前,又不如早已一邊倒6年多的民進黨狗腿且好使喚,若要與民進黨競逐美國人的關愛,永遠會敗陣。豈止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簡直是賠光了祖產,又典當了自身,為人奴僕,永無贖身再興家業的盼望了,還要背負欺師背祖的漢奸汙名,注定下場悲哀。

國民黨採行獨立自主的路線最有利

以目前國際、中美與兩岸關係充滿惡化跡象來看,國民黨雖然已經孱弱,但依然具有作為一個兩岸間關鍵政治力量的潛質,原本應該能發揮一些積極作用,這個作用當然也要能有一定的遞延效果影響中美關係,也唯有能產生這種效果,國民黨才能再被各方重視,搶回已失去多年的兩岸主導權與份量,才能壯大自己。

要達到這個效果,必須要有一定的前提要件,就是國民黨不能親共或親美,必須堅持獨立自主的路線。若還是心存且口口聲聲,希望與要消滅中華民國政府的中共有互信,肯定無法令台灣人民與國際信賴或接受,也會被人笑掉下巴,說得天花亂墜,只會換來鄙夷與輕蔑。

國民黨卡在錯誤的主權概念

國民黨自李登輝以來就喪失了對兩岸問題的正確定位,主要的關鍵在於對主權概念的誤用,動輒以「堅持中華民國的主權」面對大陸當局,結果迷途失道,犯下了兩岸論述的大錯,淪為民進黨之「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的馬前卒與轎夫,陷自身於民進黨二流跟班的困境。

主權概念來自於《西發利亞和約》(Peace of Westphalia),是一個國家對其管轄區域的人民、領土所擁有的至高無上的、排他性的政治、立法、司法、行政的權力。有憲法學者將此權力切割成「對外高權」與「對內高權」兩部份,就本質與歷史源流而言,「對外高權」才是第一義,所謂的「排他性」是針對外國干涉而言。

「對內高權」在統一的國家內部無所謂排他性的問題,只有在分裂國家才出現不同政權之間統治權力與區域管轄的排他性,但排他的對象在國家內部,不在外部,與對外高權之排他性的本質與層次不同。若國家復歸統一,這種內部不同政權的排他性就會消失。然而,國家的主權範圍始終依然巍然不動地存在。

是故,不能以國家分裂時不同政權之間具有「彼此」排他性的權力作為國家主權。也就是說,拿「對內高權」(實際上是不同的統治權,不是國家內部的唯一,就不能說是最高,就不可能是國家主權)等同於國家主權是說不通的,不符合事實基本面,必犯論述上的大錯。

卜睿哲歷來主張兩岸是主權之爭,在他去年的新書《困難的抉擇》中,對否定「台灣是中國主權領土的一部分」的說法,有「這些台灣建國的方式實在有創意到不符合現實」的評語,明顯改變了調門。

國民黨的前途在催化大陸民主化

國民黨的前途不在美國,而在催化大陸的政治體制改革。大陸的民主化對國民黨、台灣、美國、真正的民主陣營與全球和平發展局勢,甚至對於中國大陸自身,都有共同的利益,美國或其他國家不宜公開支持,在全球,唯獨台灣具有對中國大陸唯一特殊的戰略地位,能夠與中共在「人民內部矛盾」的場域博弈,發揮大陸政改催化劑的角色與作用。

由於民進黨已經堅持走台獨方向的道路,這個唯一特殊的戰略地位自然非國民黨莫屬。天賜良機,只看國民黨諸輩的智慧了。切記,「天予弗取,必受其咎,時至不行,反受其殃」。

朱立倫訪美應該探詢美國人對兩岸政治對話的想法與「和平解決方案」的誠意,甚至主動說服美國人朝此方向努力。如果所獲結果不理想,或甚至被老美打槍嚴拒,朱立倫與國民黨諸輩應該心裏有數,一味親美將會身敗名裂,為天下笑柄。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