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主權是不是個騙局?

六月一日台北凱道上,韓國瑜市長在號稱四十萬人的支持者集會中,批評了蔡英文總統所謂民進黨才能顧主權的說法,是騙選票,是任何一位總統都會做的事。難道民進黨長時期宣揚的顧主權意識,認為這有如家堂中神明祖先牌位一般,比起衣食溫飽更為重要,是萬不可動搖的精神基礎,甚至批評某些不能支持主權,只圖滿足肚腹之欲的國民是豬狗不如,只是一場選舉騙局,是一招空洞的詐術嗎?

主權學說可以任意的在傳統政治學裡找到一大堆意義相近的解釋文句,大概是指國家應該具有對內統治一切人事物,並可以對外排除任何干涉的最高權力。這個定義從十六世紀歐洲民族建國運動被學者創設以來,在後續的三百年間成為各國統治者鞏固對內控制力量,外交上表現國家強權的法政治學基本主張。

不過隨著世界各先進國家政體轉趨民主多元,自由貿易在二十世紀末期成為國際互動的主流以後,這種源自於君主極權統治時期的學說根底,早已被歷史發展的大浪淘盡。諾貝爾經濟學者克魯曼曾說過,世界各國或許都在拋棄主權概念,以交換更多的經濟或國際互惠利益,克魯曼應該體會到了傳統主權學說在對外堅持功能上的虛偽與矛盾,但實際上,國家對於主權的歸屬、持有與運作,一直是政治學裡怎麼說都說不通的問題。

我國主權狀況,並非是現在才由執政的民進黨體會到它的虛無與空洞,早在西元二○○二年我國加入世貿初期,憤怒的、買不到便宜米酒的國民消費者便集結在行政院大門前高舉:米酒漲價、喪權辱國的標語,痛斥加入世貿後國家無法繼續為國民提供一瓶三十元米酒的荒唐舉措,當然,這些悲憤的米酒愛好者也無法體認到許多本土酒業及酒商以精巧的技術製成國產酒類外銷創造利潤的事證。

當反對廢除死刑的意見將矛頭對準兩國際人權公約,宣稱根本不需要這種介入我國司法行政,侵害我國主權,完全與我國刑罰傳統與社會通念背離的國際公法時,可曾想過或許這只是死刑存廢功能論的基本觀點問題?

現今執政蔡政府或許可以繼續宣稱主權是精神上的祖先牌位,而並不是只供滿足顧肚腹溫飽的庶民必須物;但又將如何解釋米酒漲價其實與主權息息相關?以及為何國家汲汲於顧日本核災區日本國民的肚腹溫飽,執意開放進口核災區食品,陷國民健康於不顧,自主喪失對日本食品審驗進口主權的施政選擇?難道把水果賣到陸港澳等地會使得我國主權淪喪,祖先牌位棄若不顧,而喪主權、辱國民地進口核災地食品,造成國民健康上無窮風險,是顧主權、顧祖先的無上妙法嗎?

主權學說應用上的虛偽矛盾已經不是一個世紀的事,或許可嘆可笑之處不在民進黨現在還拿這個來說嘴,而是仍然有不少民眾仍然信之不移,肯定這個概念是至真不移的道理。選舉話術何其多,何以要在四十萬人的場子裡鄭重批判,除了騙的太深以外沒有別的理由。(衛芷言/高苑科技大學助理教授)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