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現狀及前景分析

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現狀及前景分析

上海社會科學院臺灣研究中心主任 盛九元

海通證券首席策略分析師 荀玉根

一、引言

臺灣地區作為海島型經濟的典型代表,島內要素稟賦結構與內部市場特徵決定了積極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大力發展外向型經濟是其唯一現實選擇。1949年國民黨敗退臺灣後大力推動基礎設施建設,為隨後實施的進口替代工業和出口導向工業提供了物質保證,大量流入的外資也奠定了外向型經濟發展道路的基礎。臺灣當局歷來均十分重視區域經濟合作,積極拓展對外貿易並鼓勵對外投資,在當前經濟全球化與區域經濟一體化深入發展的現狀下,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呈現出諸多新的態勢。

長期以來,臺灣地區通過對外貿易、國際投資、簽署經貿合作協定等方式積極參與區域經濟合作,關於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已有研究也是從這幾個方面展開的。汪慕恒(2005)根據臺灣地區相關經濟統計資料,結合日本貿易振興會年度研究報告,從宏觀角度對臺灣地區歷年對外貿易和投資的現狀、結構、特點進行了系列研究,並對臺灣地區未來的貿易、投資發展趨勢進行前瞻性預判。張敬庭、劉雪燕(2005)對臺灣地區貿易的地區結構進行了實證研究,分析了臺灣地區與中國大陸、日本以及東盟國家貿易聯繫的緊密程度和影響因素。單玉麗(2009)研究了五十年來臺灣地區對外投資的地域分佈和行業構成,發現臺灣地區對外投資的目的地已經從東南亞和美國轉至中國大陸,行業構成也從勞動密集型產業轉向高新技術產業。謝國娥等(2016)聚焦臺灣地區服務貿易領域,使用競爭優勢指數、顯性比較優勢指數等四維框架測度了臺灣地區服務貿易的競爭力,並針對旅遊業等特定行業進行了競爭力評估。

近年來,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深刻影響著國際經濟格局,區域經濟合作方興未艾,臺灣地區也積極謀求在更深層次上融入全球化大勢。2008年後兩岸關係取得歷史性突破,ECFA協議得以順利簽署,在此背景下,盛九元(2011)深入分析了臺灣地區參與東亞區域經濟合作的前景,並指出了若干臺灣地區參與東亞經濟合作的可行路徑。胡雲華、吳信坤(2014)梳理了臺灣地區與新加坡簽訂的經濟夥伴協定的具體條款,並測算分析了協定簽署對臺灣地區中小企業對外貿易、投資的影響。隨著2015年民進黨勢力捲土重來,兩岸關係遭到大肆破壞,民進黨當局妄圖通過加強區域經濟合作來抵消中國大陸的經濟影響力。嚴安林(2015)判斷臺灣地區謀求加入TPP不僅有加強經貿國際化和活力化的目的,更有平衡兩岸緊密聯繫、拓展“國際空間”的意圖,並且臺灣地區加入TPP面臨著難以克服的政治問題和社會問題。盛九元(2016)、劉相平(2015)回顧了臺灣地區歷史上曾經推動的三波“南向政策”,在細緻梳理政策要點的基礎上,針對當前民進黨當局試圖為兩岸經濟合作“降溫”而提出的“新南向政策”實質經濟效益進行了深入分析,探討“新南向政策”的可行性及對兩岸關係的影響。

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是綜合性的整體行為,在積極拓展對外貿易和投資的基礎上,還包括尋求加入區域經濟合作組織、開展雙邊經貿合作等方面。已有的相關研究主要聚焦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投資、雙邊經貿合作等某一特定角度,缺乏對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整體性分析。本文基於已有的研究成果,在梳理分析經濟統計資料、宏觀政治經濟背景、具體協定文本的基礎上,呈現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的全貌,並對前景進行研判。

二、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投資現狀分析

(一)臺灣地區對外貿易現狀分析

臺灣地區歷來重視對外貿易,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就先後設立三大出口加工區[1],對外貿易一直是臺灣地區參與國際經濟活動的重要手段。近年來,從貿易總額角度看,由於受到全球經濟增速放緩、外部需求銳減的影響,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有所下降,但從2017年的資料看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情況有所改善。2017年對外貿易總額為5765.2億美元,較 2016年相比有小幅回升,與歷史最高水準差距縮小,其中出口額為3172.5億美元,與上年相比回升,進口額為2592.7億美元,與上年相比小幅上升,2017年臺灣地區實現579.8億美元的貿易順差,創歷史最高位。臺灣地區歷年對外貿易具體情況見表1。

表1 中國臺灣地區對外貿易情況統計表

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現狀及前景分析

從出口角度看,2005年至2017年中國大陸一直是臺灣地區第一大出口目的地,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市場的出口依存度一直保持在35%以上,見圖1。2006年以前美國為臺灣地區第二大出口目的地,但近年來其第二大出口目的地的地位逐漸被東盟十國取代,自2007年起臺灣地區對東盟市場的出口依存度保持穩步上升。從進口角度看,臺灣地區從中國大陸的進口自2004年來保持著穩步上升態勢,2013年中國大陸首次成為臺灣地區的第一大進口來源地,但2016年臺灣地區對中國大陸市場的進口依存度有小幅下降,但2017年又重新回到20%以上,見圖2。長期以來,受東亞高技術產品產業鏈國際佈局的影響,日本是臺灣地區重要的進口市場,但自2005年後出現波動下降的趨勢,從資料層面上看,中國大陸和日本對於臺灣地區進口貿易市場的重要性存在著此消彼長的趨勢。得益於臺灣地區推行多年的“南向政策”的實施,東盟十國作為臺灣地區的第三大進口來源地的地位日漸穩固,臺灣地區對東盟市場的進口依存度穩重有升。

圖1 中國臺灣地區出口地區依存度

臺灣地區參與區域經濟合作現狀及前景分析
資料來源:根據WTO資料庫、中國臺灣地區“經濟部國際貿易局”統計資料整理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