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啟鴻前縣長帶給恆春半島的「四大害」

擔任兩屆屏東縣長的曹啟鴻。


曹啟鴻擔任兩屆屏東縣長帶給恆春半島莫大傷害,一共有四大害:

第一害:把汞汙泥最終處理場偷偷引進恆春,這也罷了,他還附送更嚴重的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給恆春,貽害萬年。

第二害:停建臺廿六線「旭海安朔段」,斷了恆春後山從台東出入的終南捷徑與發展機會。

第三害:犯了「把古蹟拿來作設計」的大忌,在恆春古城的恆春國中段,花巨資興建「漂浮城牆」。

第四害:破壞恆春石牌公園的古蹟,把忠魂碑的石階全部打掉,重新以新的石材改建,拆掉日據時代留下來的鐵欄杆,重新架設木質欄杆,原味盡失,而且是「回不去了」。

潛藏汞汙泥與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恆春垃圾掩埋場。


這四害當中以第一害最糟糕,最嚴重。這座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為恆春帶來「不可逆」的嚴重汙染,包括水體、土壤、地下水與循環利用之農作物全部受潛在汙染,問題並非一朝一夕對外擴散、向下汙染,也非一朝一夕可以解決,其問題的嚴重性可能更甚於核三廠。

自一○四年四月起,恆春東門外的滯洪池,陸續出現紫紅色汙水,七月又出現一次,八月間一場大雨後,紫紅色汙水溢流擴散東門溪,八月廿三日射寮溪口出現上萬條死魚,整條水域上游的東門溪及下游的龍鑾潭大排全部受到嚴重污染,最後經過化驗找出元兇,就是事業廢棄物掩埋場的排水箱涵連續壁破裂,導致汙水大量外洩而肇禍。

萬一,哪天證實汲引龍鑾潭大排河水灌溉的米、魚、洋蔥、紅龍果,都受到重金屬的汙染,整個恆春農業將徹底崩盤,更不用奢言「有機半島」了,嚴重為害後代子孫。

第二害:停建台廿六線「旭安段」,所造成的影響參閱相關報導,但是,就長遠而言,這條被政治力與環保團體斬首的公路,最終還是會興建,完成貫通,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如果終極結果還是貫通,那麼此時的停建風波,就非常沒有意義,只是阻遲地方發展與造成用路人的不便。

恆春古城恆春國中段,花費巨資興建的「漂浮城牆」。

  • 本文出處: 臺灣公論報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