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斬首示眾的台26線旭海安朔段

台26線從旭海到安朔原本直線可達的捷徑,卻因為停建必須繞道曲折難行的山路。


最近交通部長與交通學者為「交通審查會議」吵翻天,基本上,任何交通建設還是要經過一個集思廣益的「交通審查會議」,才算完成法定程序。然而,「鴨霸」的民進黨政府,未經交通審查會議就要硬推,經過交通審查會議審查通過的,卻喊停就停。台廿六線最後一段,從旭海到終點安朔的這段(以下簡稱「旭安段」),就是一例。這段臺灣環島公路的「最後一哩」,歷經公路單位多年的努力,經過踏勘測量、規劃設計、兼顧生態與技術的環評、變更設計改道、編列經費、徵收土地並完成補償金發放,甚至台東端已經鋪設完成,然而,在進入屏東縣境準備施工之際,竟然發生中華民國頭一遭,由地方政府帶頭反對中央政府在地方上闢建道路的計畫,活生生把台廿六線最後一段斬首示眾,一條古道被切成兩半。

屏東縣政府請保全人員把守路口盤查,禁止沒有留下買路錢的遊客擅闖。


這條短短六公里的路,從一開始的斬首示眾到其後的通行管理,都是光怪陸離,集荒謬於一身的是非之路。

《聯合報》的報導稱:「今年已沒有再傳出遊客違法闖入情事。」那是當然,因為縣政府雇保全人員把守路口,動輒盤查,禁止沒有留下買路錢的遊客擅闖,當然就沒有遊客違法闖入情事。

《海岸管理法》有一條「夏都條款」,第三十一條:「為保障公共通行及公共水域之使用,近岸海域及公有自然沙灘不得為獨占性使用」,所以,任何人得以自由通行這段海岸,不得以任何理由限制。雖然,法有但書:「或為…環境保護…之必要,不在此限。」既然是保護,那就是全部禁止進入,而不是「得錢賣放」,縣政府以新台幣為通行証,強迫遊客必須聘僱導覽人員的山大王作風,創造上億商機,這跟夏都飯店霸佔墾丁沙灘牟利有何兩樣?

當初環保團體在反對開路時,曾提出一項數據,宣稱每位遊客踏足阿塱壹,腳底至少刮走十公斤的國土,七年來已有四十萬遊客造訪,已經刮走阿塱壹四百萬公斤的國土,相當於四千噸的國土,當初的環保生態理念何在?如果當初開闢一條康莊大道,讓遊客只做重點式的停留,而不是每人都如苦行僧般的全程踩踏,是否更能保護當地環境?

這都是枝節小事。重要的是,這段路是「北雪隧,南旭安」帶動台灣後山交通革命與掀起環島觀光最關鍵的路段。

恆春半島歷來的交通建設,包括天馬行空的高鐵、擬議中的高速公路、快速道路、已確定的台鐵恆春支線,功敗垂成的五里亭機場、海上藍色公路、屏鵝公路等,清一色都是恆春半島的「前門交通建設」,唯獨旭海通往台東的台廿六線,是恆春半島唯一的「後門交通建設」,這個後門一開,所帶動的經濟、觀光旅遊、國防效益,不可小看,這也就是所有「最後一哩」建設的關鍵價值,因為它打通淤塞不通的「任督二脈」。

這道後門一開,以後到台東旅遊的遊客,可以直接從這個後門「溜」進恆春半島;在恆春半島旅遊的遊客,也可以直接從這個後門轉進臺東,在目前缺乏重量級觀光新話題的台灣,它所引爆環島觀光的爆發力是十分驚人的,可以激化台灣觀光的新動能,同時也啟動長期以來被交通鎖死的滿州、牡丹等後山聚落無限發展空間。【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 本文出處: 臺灣公論報
  • 新聞關鍵字: 民進黨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