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藍營立院抗爭看國民黨的困境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6月28日夜宿立法院議場抗議,與民進黨立委搶佔主席台。(擷自中時電子報直播畫面)。


國民黨立法院黨團六月二十八日晚占領議場抗議,本來聲稱要堅守三天,結果,二十四小時不到,就在二十九日中午即遭到民進黨團強行清場。立法院按既定議程舉行全院談話會,表決通過六月二十九日至七月二十二日召開臨時會;會中經表決,將考試院、監察院人事同意權案交付全院委員會審查,再依民進黨團提案,七月十日上午進行考試院人事同意權案投票、七月十七日進行監察院人事同意權案投票,大致上都繼續按著民進黨的劇本在走。

國民黨團總召林為洲抗爭結束後受訪表示,前面表現不錯,後面差強人意,太快被排除;同時,場外的支援不夠,所形成的社會壓力不夠也是因素之一,加上國民黨團在人數上處於劣勢,但此次行動有達到「練兵」的效果。林為洲所言,其實也揭露了國民黨團抗爭的幾個問題:

第一,抗爭發動的時機。二十九日是談話會,非考、監兩院人事同意權行使的決戰日;第二,議題上,衝著陳菊不適任而來,但未同步揭示足夠的不適任論述理由;第三,內外支援皆不足,抗爭無以為繼;第四,成果上,被提早清場,效果被打折扣。

這確實是國民黨以在野黨身分於立法院的一次「練兵」行動,但前述幾點,也僅是就戰場現況分析而已,而背後透露出國民黨正陷於更嚴峻的結構性困境。

首先,是國民黨的黨產被清算,黨中央資源匱乏,又喊著要黨產歸零;目前,藍營真正擁有資源的,就屬目前執政的十四個縣市首長。換言之,從資源的角度看,當下的國民黨,黨中央是虛,地方是實。

但是,看國民黨立法院黨團的奇襲式抗爭,以及台中市長盧秀燕單挑台中火力發電廠,中央與地方都是獨自面對,沒有任何協力聯合的跡象,其他藍營各縣市首長皆未參與、發聲。和執政黨抗爭,後援不足、後繼無力,不是沒有原因。

其次,國民黨中央無資源,按理,募款、育才、尋才,應是黨中央目前的當務之急。民進黨在野時,尚且有「三隻小豬」的募款運動,國民黨在籌措經費方面,從二○一六年失去政權後迄今四年多,除了黨產大失血外,在開源方面,未聞任何具體行動與成果。在野的國民黨,沒有行政資源做後盾,黨中央手上缺乏籌碼,協調、動員的能力也被削弱。

此外,國民黨人才斷層,早被詬病,育才、尋才應該是組織再造的重中之重。韓國瑜在高雄市長任內,擬成立青年局,可惜韓國瑜已被罷免下台而劃上休止符。藍營執政地方縣市如果都能搭建提供育才的平台,有向青年招手、育才的具體安排,對國民黨的地方執政、政黨形象、黨政人才培訓,都有加分作用,但這方面迄今仍付之闕如。

第三,在野黨的天職,就是監督施政,在批判執政缺失的同時,也是在表述自己的政見理念。但目前看來,國民黨身為在野黨,除了需要「敢戰」的勇氣外,更要整合砲火,加大批判的能見度,但目前看來,顯然是火力不足,究其原因,關鍵在於問政未與智庫做緊密結合。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