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層醫療院所是社區健康的堡壘

醫師法第二十一條規定:「醫師對於危急之病人,應即依其專業能力予以救治或採取必要措施,不得無故拖延。」當然,醫界始終有一種意見一再爭辯此一規定僅限「危急之病人」,有意修法讓醫院得拒收病人,其實這是不可行的!法條明文,若危急者就要「依其專業能力予以救治」;若「依其專業能力無法予以救治」,則應「採取必要措施」,也就是予以轉診,不管是哪一種都不得無故拖延。

若是「去過中國的病人」已經有武漢肺炎的症狀而不自知,至基層醫療院所就醫,此時仍需爭辯病人是否「危急」?危急該怎麼辦,不危急又該怎麼辦,其判定仍係專屬醫師與醫療機構的專業。至於醫療院所對於符合需要轉診的病患,應開立轉診單,並且與病患溝通,本於專業協助病患找對醫院及看對科,轉診單內容包括轉診目的、病歷摘要、接受轉診之院所名稱、地址、電話、診療科別、開立日期、有效期限等,基層醫療院所是社區健康的堡壘、基層醫師則是守護神,責無旁貸!

過去,八仙塵暴事發之際,距離事發地點最近的某家著名治癌醫院沒有收治過一個危急的傷患,也沒有提供依法應提供的緊急醫療或協助轉診,理由是「治癌」無法治療傷燙傷,飽受非難;那一家醫院原先有個相當知名的「最有醫德的院長」,勤於寫作,分享職場經驗,收錄成冊且成為大專院校或申請入學的輔導教材,聲望因此無辜受到牽連,其後再無短篇寫作分享社會,誠屬可惜。

病人有就醫的權利,醫療機構不得無故拒絕治療;治療病人時,以疾病救治為第一要務,所有病人皆一視同仁,施行必要之治療,不因其國籍、性別、年齡、性向或社經地位而有不同。單純因為是「自中國返台」而拒絕治療、收治等,不僅在法律層次不容,醫療道德與職業倫理更加難容。所以,基層醫療院所平常時期收治病人,門庭若市,收入頗豐;遇到疫癘橫行之際,就不能專挑輕症,閃躲社會責任,甚至在院所門口公開張貼「有從中國返台,且發燒咳嗽之病患,直接到醫院診治」海報,此舉不僅是違法,且為背棄自己的專業與職業倫理,藉口欠缺專業或是檢驗器材,診所卸責於醫院,不予收治危急病人、協助轉診,依法通報衛生疫政機關,實有愧社區健康的堡壘之美譽。

目前台灣的個案中,已知第一例在武漢的女台商從發病到病毒無檢出,前後大約三星期。所以,一旦流行,事實上沒有辦法端視時間之內先改變目前的醫療模式、提高醫院病床數目,尤其是「負壓隔離病房」需求會很大,防堵疫情或將無法負擔?感染者發病前到症狀緩解後都會有感染力,以目前所知,此一具感染力的期間相當長,如果加上潛伏期也有感染力,前後可能長達一個月,還要再考慮加上無症狀感染者的因素,疫情防治恐怕壓力巨大!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黃志中醫師指出:加強邊境管制、追蹤,建置社區外展診療、落實就醫分流的必要性,在(疫情)「遍地開花」之前,這時就很重要。(蘇嘉宏/輔英科技大學保健營養系教授)
  • 新聞關鍵字: 武漢肺炎三星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