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爆發金融戰,新冷戰正式開打 透視川普與習近平的戰略底牌

美中交鋒的重點之一是美元的使用權,如果美國斷絕全球美元流入中國的管道,中國將不得不執行鎖國,與全球經濟運作脫鉤。資本市場對於中企的美元融通之路恐斷,未離場的投資人將面臨巨大的資本流動性風險,不可不慎。

2020年6月4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期刊發表長文,評論當前美中對抗的新局面。文章暗示中國不要錯判形勢,以為東南亞各國華人多就會得到外交上的支持,也希望美國不要採取對抗策略,因為殺敵一千,同時也會自損八百;文章承認,過去30多年整個東亞經濟圈能夠發展,是在美國繁榮圈(Pax America)的庇佑支持下茁壯的,但是李顯龍特別強調,在經濟快速發展後,與中國良好的相處是東南亞經濟持續發展的關鍵。

文末更指出,新加坡和大部分的東南亞國家一樣,非常不希望在衝突的雙方選邊站,李顯龍期待一個和平與相互友好的國際新秩序。

亞洲小國憂心忡忡

新加坡的立場應該與台灣金融界原本的期待很接近,要不是近期衝突加劇,李顯龍也不會壓力大到必須投書力勸雙方克制。這篇很明顯是回應美國川普總統在5月29日的演說,在美國正式宣告全面翻臉後,一個夾在中間的尷尬第三方試圖降溫的表態。新加坡的困境當然也是台灣的困境,台灣距離中國更近,直接或間接投資更多,人員交流更密切,挑戰當然也更大。

美中金融戰的中心課題有兩個,一個是商品貿易戰,一個是金融資本戰,最後準備達到的結果,可能是將14億人口的中國市場與63億人的其他市場全面切開。

中國外匯存底――三分之二是借來的

美國總統在5月29日演講中提到,未來香港的貿易關稅與人員流動將不再有別於中國其他城市,美國技術出口會有新的規範,中國在美國上市的企業會被嚴格檢視財報的真假,歐巴馬總統時代的寬鬆對待中國企業在美國上市的備忘錄不再有效;種種的規定,直指一個核心,美國準備收回中國使用美元的權利。在貿易上,美國將透過對中國徵收高額關稅,限制中國的貿易順差,亦即中國對外透過貿易賺取美元的能力。至2020年3月22日為止,美國與中國的貿易戰已經打滿2年。

到目前為止,除了極少數例外,中國外銷至美國的商品,有2,500億美元的部分關稅被加到30%,有3,000億美元被加到15%;影響所及,中國的外匯存底在2017年底是31,399億美元,到2020年5月是31,017億美元,絕對金額看似變動不大。在此同時,中國2018年、2019年、2020年前5個月的貿易順差分別是3,518億美元、4,215億美元以及1,214億美元;而中國外債則從2017年底的1兆7,106億美元,上升到2019年底的2兆573億美元。換言之,中國的外匯存底有三分之二是借來的。

從官方數字觀察,中國2019年在對美外貿順差賺了2,958億美元(比2018年的3,230億美元減少),美國以外的順差為1,257億美元,兩者合計順差4,215億美元,但是中國要維持外匯儲備還需要多借錢,否則不夠補足資金外流的缺口。在這過程中,我們沒辦法知道外資實際流入與撤出的狀況究竟如何,但我們可以確定,在貿易戰的過程中,美國的貿易逆差是中國主要的外匯收入來源,但是中國對美的貿易順差是減少的,以及美中貿易戰的同時,雖然仍有大量的外貿順差,外匯存底下降以及外債上升仍然同時發生,加減之後可以發現,有超過1兆美元在這兩年從中國離開。

對中國來說,目前3兆多美元的外匯存底其實非常緊俏。以2019年的數字分析,全年出口2兆4,984億美元,進口2兆768億美元,相當於每個月需要約1,800億美元應付進口所需,若一個月發生狀況,如武漢肺炎發生後停工1個月,那麼2個月進口的外匯安全存量是3,600億美元,隨時有可能撤退的外商直接投資在帳面上約有5,400億美元,3兆1,017億美元的外匯存底,扣掉2兆573億美元的外債,再扣掉5,400億的外資以及3,600億的2個月進口安全存量,中國可以抵禦內資外流的多餘外匯存底,只有不到1,500億美元的子彈可以捍衛人民幣的匯率。美中貿易戰開打至今,外匯子彈的存量對於中國明顯處於劣勢。

中國禁足與鎖國風險大增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