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國會選舉」及「加薩走廊衝突」,正在被「美國利益」所操縱與玩弄?

富陽話中東》「以色列國會選舉」及「加薩走廊衝突」,正在被「美國利益」所操縱與玩弄?

川普拋出「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承認以色列佔領戈登高地合法性」來向以色列「交心」。(圖/翻攝自川普臉書)

作者/程富陽

近期有關中東國際關係的「焦點」,除了一連串中東國家的「民眾示威抗議」,對中東地區的和平安全再起波瀾外;另一個引起國際矚目的,當屬以色列已經紛擾逾半年的「國會選舉」,及「以巴」的「加薩走廊衝突」了。

至於為何國際間對這個中東邊陲的「地區」選舉與衝突,要如此看重,自然是因為潛藏於它背後的「因素」,實影響著美國「總統選舉」變數的「關鍵」所致。眾所周知,目前在美國境內約有近6百萬的猶太人,實際掌握了美國總統選舉百分之5以上的選舉人票。而這百分之5的選舉人票,就成了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競選總統候選人是否當選的「關鍵少數」。

因此,自以色列1948年建國以來,歷任的美國總統在中東政策上,均不惜得罪20幾個阿拉伯國家,也要向以色列作單方面的「傾斜」。但因以色列在今年4月及9月連續兩次的「國會選舉」,都無法由一個單一政黨,取得超過國會半數的支持來組成「聯合政府」,以決定是否「力挺」正面臨「彈劾危機」的川普總統。因此以「房地產」起家的川普,只好運用起他向來以「利己為己任」的妙算,演出了以下的連環「戲碼」。

面對「政治危機」的川普,不但採取全面揚棄歐巴馬的「均勢中東」戰略,且接連拋出「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承認以色列佔領戈登高地合法性」;繼而由國務卿蓬佩奧於日前宣示:「承認以色列佔領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合法性。」來向以色列「交心」,務令爾後無論是中間偏左派的甘茨,還是右派的納坦雅胡主政,都無法拒絕川普這「雪中送炭」的「溫情攻勢」,而只能繼續支持川普。

川普自然深知這一連串重大的右傾「中東政策宣示」,不但違反「聯合國安理會」及《日內瓦第四公約》,對於以色列在1967年「六日戰爭」中所佔領的戈登高地及約旦河西岸屯墾區,均係屬「非法佔領」的國際行為,且此舉勢必掀起「以巴」的激烈衝突。但顯然,川普已在國際「公平正義」與「選舉利益」中,作出了他的「選擇」。

這也正是自今年10月以來延續迄今,在巴解組織所在地「加薩」的哈瑪斯與以色列之間,屢屢分以火箭彈及戰機相互攻擊,並已造成數百人傷亡的「重要因素」。而這些現象,使連一向支持美國中東政策的約旦,也不得不公開聲明:「美國允諾以色列在約旦河谷屯墾區的合法權益,是『公然違反』國際法,將造成危險的結果」。

事實上,這次以色列需由舉行第三次國會選舉來決定執政黨,及「加薩走廊的衝突」,只是更有利於美國在這場中東的「和戰」之間,玩弄他的「利益權術」而已。就如同近期在亞洲香港的「反送中事件」,美國一方面通過「香港人權民主法案」施壓中共 ,一方面又有條件的與中共分階段簽署「經濟貿易合作」向中國示好。這種「軟硬兼施」的手段與火候,連一向自認是「兩手策略」老祖宗的中共,都要「自嘆弗如」。

此等單邊符合川普政府「利己主義」,而不顧地區「均勢力量」的孤注一擲,正如同巴勒斯坦解放組織(PLO)秘書長艾瑞卡(Saeb Erekat)所指陳:「川普政府不斷試圖利用『叢林法則』取代國際法。」終將引起阿拉伯世界的反感及「反噬」;而這種現象及反應,是否會造成如1968年「恐怖主義」的再興起,已然引起不少國際學者的擔憂。

有人說,超過一甲子的中東「以巴衝突」牽涉很廣。政治敏感於「主權歸屬」,文化敏感於「歷史倫理」,生活敏感於「生態差異」,百姓敏感於「世代仇恨」。如今,更加入美國強權的「操縱與玩弄」;這也是國際間,對於未來「中東和平」,始終感到悲觀的理由。
臉書:Facebook,是一家位於美國加州聖馬刁郡門洛公園市的線上社交網路服務網站。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