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山縱論歐亞》匈牙利到斯洛伐克的邊境情緣

陽山縱論歐亞》匈牙利到斯洛伐克的邊境情緣

埃斯泰貢是多腦河畔的匈牙利舊都,河對岸是斯洛伐克的小鎮史都洛瓦,舊名帕卡尼,兩地間以「瑪麗·瓦萊麗大橋」相連。(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作者/周陽山(金門大學兼任教授,曾任立法委員、監察委員、國大代表)

1989年夏秋之交,我第一次到匈牙利參訪,在多腦河兩側,看到了宏偉壯麗的首都布達佩斯。接著,來到布達佩斯西北邊約50公里,鄰近捷克斯洛伐克邊界的埃斯泰貢(Esztergom)。從10世紀一直到13世紀中,這裡是匈牙利王國的首都,也是匈牙利最大的天主教教堂之所在。站在多腦河畔,仰視壯觀的大教堂,只覺自身的渺小,也驚覺奧匈帝國的氣派恢宏。

一次大戰後,奧匈帝國瓦解,1919年捷克斯洛伐克獨立,埃斯泰貢變成了邊境城市;河對面的小鎮帕卡尼(Párkány)也成為捷克斯洛伐克的領土。1938年,匈牙利恢復了對南部斯洛伐克的控制,但二次大戰後,此地又復歸捷克斯洛伐克統治。

1948年,此城改名為史都洛瓦(Sturovo),為的是紀念斯洛伐克民族復興的領導人史都(Ľudovít Velislav Štúr,1815-1856),他曾擔任匈牙利王國的國會議員,也是斯洛伐克文學語言的主要倡議者。但迄今為止,此城中的居民中仍有七成係匈牙利人。

陽山縱論歐亞》匈牙利到斯洛伐克的邊境情緣

從斯洛伐克一側望埃斯泰貢大教堂。(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從埃斯泰貢大教堂這一側往河西望去,看到在多腦河上殘留著幾座半燬的橋墩,向導遊請益後才知道,這就是二戰期間,1944年被德軍炸燬的「瑪麗·瓦萊麗大橋」(Mária Valéria Bridge)遺跡。

陽山縱論歐亞》匈牙利到斯洛伐克的邊境情緣

埃斯泰貢大教堂模型圖。(圖/作者周陽山提供)

瑪麗·瓦萊麗是奧匈帝國皇帝弗朗茨·約瑟夫一世最鍾愛的幼女,這座500公尺長的大橋是1895年奧匈帝國統治時期的重要建設,後來多次被戰爭摧毀,但在二戰結束後,卻因匈丶捷兩國政府的關係不睦,始終未能恢復;顯見當年東歐共黨陣營的內部互動,並不是外界想像的有如兄弟之邦,合作無間丶水乳交融。

一直到2001年十月,此橋才在歐盟的支助下,完成了復建工程,重新通車。然而,斯洛伐克卻早已在1993年與捷克提前分手了,成為另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而史都這位斯洛伐克的民族主義者,當年就力主要讓斯洛伐克語發展為單一民族語言,而且反對將捷克語和斯洛伐克語整合為同一民族的語言。

2015年9月初,歐洲出現了難民危機。當時我正要從捷克乘火車經斯洛伐克進入匈牙利,而此刻布達佩斯火車站已擠滿了來自中東丶北非的大量難民,要求匈牙利政府同意轉往願意收容他們的奧地利和德國;但匈牙利政府堅拒難民借道過境的要求!其結果是,難民盤據了火車站,導致匈牙利境內鐵路交通全面停擺。
  • 新聞關鍵字: 申根納粹
申根:《申根公約》是一項歐洲國家間的條約協定,其簽約目的是取消相互之間的邊境檢查點,並協調對申根區之外的邊境控制。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