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日本國民心目中的神祗

穹宇涉獵》日本國民心目中的神祗

北投是台灣有名的溫泉勝地。(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劉敦仁

我一輩子就領略過一次溫泉的洗浴,那是隨著父母逃難到臺灣,蟄居臺北,生活極其困難,但不知是什麼原因,竟然有機會跟著家人到北投,「享受」了一次硫磺溫泉浴。說老實話,我對這種「享受」從未產生過任何的興趣,而且在腦海中留下的印象始終是負面的,因為那次的溫泉在我心愛廉價手錶金屬錶帶上裹了一層因硫磺而造成的綠鏽。

1979年,我在前往北京公幹時,下榻頗有年代的新僑飯店,該飯店居然是用溫泉號召客人。那晚因為航班誤點導致我抵達飯店時,已經過了午夜。進入客房,發現牆上有個告示稱,房裡有溫泉供客人享用。由於長途飛行加上無電,造成身心雙重的疲勞,沒有任何的考慮我就跳進超大的浴池,開啟水龍頭,想藉此熱呼呼的溫泉一掃十多個小時航程上積聚的疲勞。

但躺在浴池中,我始終沒有嗅覺到溫泉的異味,而且水也不是那麼柔滑。不禁起了疑心,再環顧四周,才看到浴池上方牆上另外有一個開關,旁邊註明是提供溫泉水的控制器。我只得重新放水,結果是忙乎了好一陣,那所謂的「溫泉」,似乎和自來水沒有任何分別。

從此我對溫泉除了排斥沒有任何好感。幾次去臺北,朋友邀約上北投洗溫泉,都被我找理由婉拒了。

在臺灣旅行時不知不覺間,發現整個島上不論是大城市或是小鄉鎮,甚至是荒山野嶺,到處都是廟宇。媽祖,觀音,關公….不一而足。特別令我驚喜的是,臺北市的武昌街,有一座香火鼎盛的城隍廟,和左右兩棟現代化的樓座和平相處,相信臨近的居民對此也早已習以為常了。萬華的龍山寺,是我青少年求學時代每天必經之路,而今周邊的環境改善不少,龍山寺的信徒更是絡繹不絕。儘管這裡面包含著宗教迷信,或是虔誠的膜拜,臺灣民眾在宗教信仰方面的虔誠造就了當地社會的和諧及包容。

其實宗教的普及全球各地隨處可見,在中東,在拉丁美洲,在東南亞,寺廟、教堂無處不在。我曾經在歐洲生活多年,寄居在天主教聖城羅馬期間,全城四十多座教堂裡都留有我的足跡 ,身為天主教徒,固然經常會在聖堂裡作祈禱,但大多數時間我都是將教堂視為藝術殿堂更為恰當,在那裡觀摩取之不盡的藝術珍品,欣賞不同時代的建築風格。在虔誠的教徒眼中會以為我是對宗教的褻瀆。其實通過對藝術的欣賞,更增添我對宗教的崇拜和敬仰。到日本旅遊,兩件當地國寶深入人心,一是舒心調養的溫泉,每年來自世界各地成千上萬的旅客中,亞洲旅客幾乎對充滿日本情調的溫泉躍躍一試,尤其是男女同浴的溫泉池,更是抱著滿腔的好奇與期盼。

旅客們到日本後,當看到遍佈各地的神宮或神社。無論是湖泊中,深山老林裡,或是人口密集的大城市,門前都有一座猶如中國牌坊式的入口處。兩根木柱,上面橫架著方形的木樑,看似簡單,卻不論客人來之何方,立即會對其產生至高無上的宗教敬仰。一開始我對那極其簡單的木樑沒有任何的觀念,總以為這不過是日本人信仰的象徵,但去多了幾次,當看到日本民眾佇立在那裡雙手合十,面對前方虔誠地膜拜和敬禮,漸漸地體會到宗教在日本人心中的絕對崇高地位。

我注意到,凡是有神社建立的地方,必定有一座簡單而莊重又如中國古老牌坊的建築,豎立在神社的入口處。每座神社入口的日本式「牌坊」,必定有它特定的宗教代表性。早些年在世界各地旅行時,經常會發現日本花園的設立,其中必定有一座類似的小型「牌坊」安排在花園中,因此我又認為,這應該是日本庭園設計普遍的傳統內容。

在好奇與追根究底的雙重心態交織下,我作了深入的瞭解,終於找到它來龍去脈的歷史根源,這座牌坊形式的建築有個特殊名稱,叫做「鳥居」,日本話是 「Torii」。是日本非常神聖的象徵,它建立在神社的外面,代表著「神域」的入口處,作為區分神靈棲身的「神域」和人類居住的世俗界限。它的存在是直接告訴訪者在進入鳥居時,就是進入到神的居所,也就是日本人傳統的稱謂「神域」,要特別注意遵守並端正所有舉止和行為,表示對神的尊重和敬仰。我恍然大悟,在世界各地見到的日本花園裡設計了「鳥居」,也許是當地建築師對「鳥居」真實意義的誤解,只將它當成日本傳統中的一個象徵而已。

穹宇涉獵》日本國民心目中的神祗

作者劉敦仁夫婦在伊勢神宮入口處的「鳥居」前留影。(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 新聞關鍵字: mac媽祖令和YouTube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