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中東》「伊朗」會是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的「境外戰場」嗎?

富陽話中東》「伊朗」會是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的「境外戰場」嗎?

美國總統川普已將國內2020總統大選的「主戰場」,移到境外的中東「伊朗」。(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程富陽

當美中歷時逾一年半的貿易戰,終於在2020年1月15日於美國白宮東廳(East Room),由川普總統親自簽下「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時,不但意味著美中雙方將暫時結束過去2年的貿易摩擦,也揭示川普在今年11月的美國總統選戰,已初步達成「脫離」對中國這場潛伏著勝負風險各半的選戰「主戰場」軸線。

也許有人會認為,由美國國會眾議院通過且於上週(15日)送往參議院審議的「彈劾案」,將是川普面臨這場選戰的「第二戰場」。但以美國共和黨在參議院的多數優勢,及甫初步完成「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的形勢,這個「彈劾案」對川普而言,將註定淪為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前的一場「煙花秀」而已。

川普顯然清楚,他在年底的這場續任總統選舉裡,既然無法從中國大陸身上獲得絕對的壓倒性「全勝」,目前就只能暫時選擇「見好就收」的「連續截擊」手段,並藉此連帶把北韓問題「留中察看」。而美國境內選民對這場五五波的選舉態勢將維持「平盤」不變;川普需藉外在「國際牌」來導引年底這場總統選戰的勝負,隱然已轉型為一場清晰可見的「國際策略」。

而這個「國際牌」的「戰場」,川普顯然早就相中替代中共方案的「伊朗」了。從2018年川普撕毀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於2015年與伊朗簽訂的「5+1伊朗核武協定」,到同年將B-52轟炸機進駐卡達基地及部署「愛國飛彈系統」,並派遣「阿靈頓號」、「林肯號航空母艦」相繼加入「前進波斯灣」行列;從2019年6月美國一架RQ-4無人機,被伊朗以入侵領空為由擊落所肇發的「美伊衝突」,到去年9月全球最大煉油廠「沙烏地阿拉伯國家石油公司」遭伊朗支持的葉門「無人機攻擊事件」。

從去年10月以來,伊朗因美國經濟制裁所造成的國內群眾示威,到12月底美國攻擊「伊拉克真主黨旅」事件;從今年(2020)1月3日美國動用無人飛機在伊拉克境內實施斬首轟炸行動,一舉擊斃伊朗革命衛隊「聖城軍訓練指揮官」蘇雷曼尼,到1月8日凌晨,伊朗對美國展開一波對美軍駐紮伊拉克基地的報復攻擊行動。

在這一連串的「蛛絲與馬跡」,幾乎可確定,美國川普已將國內2020年總統大選的「主戰場」移到境外的中東「伊朗」,藉由此突破他目前在續任總統選戰中的「僵局」。這也就是明明伊朗目前最高精神領袖哈米尼及現任總統魯哈尼,都是該國自2005年以來主張對美國由「強勢對抗」改採「修復主義」路線的領導人物,卻反遭美國川普總統推翻而迅速重返昔日對峙型態的原因。

雖然「伊朗」不是那麼容易屈服的國家,但川普在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中,既然無法在國內找出「致勝」關鍵,也不願冒險以中國大陸作為美國大選的「主戰場」。那麼在中東配合大陸「一帶一路」的領頭羊「伊朗」,卻正好替代了美國原先準備以中國大陸為主軸的「棋路」,反成為美國2020年總統大選的「境外戰場」。

美國此次既然以「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作為抵押,來換取中共短期內對「美伊問題」的「不吱聲」;顯然在「伊朗問題」的強硬態度上,川普將至少會延續到今年3月的以色列國會大選結束,方有可能對「伊朗」的態度轉趨和緩。

此刻,伊朗是否應學習中國大陸在美中貿易戰中選擇「避其鋒」的套路?是否應該暫拋蘇雷曼尼被美國擊殺的激情報復?是否應靜待全力支持川普的以色列納坦雅胡贏得3月國會大選勝利,以避免跟老美「針鋒相對」,而陷入人家早就設定好的「口袋戰術」?是否應置重點於破解美國因自身總統選舉而操弄這場「境外戰場」的手段?
總統大選:中華民國第十四任總統、副總統選舉將於2016年(民國105年)1月16日舉行,與中華民國第九屆立法委員選舉共同構成2016年中華民國中央公職人員選舉。本屆選舉為中華民國第六次總統、副總統公民直選,採用普通、直接、平等、無記名、單記、相對多數投票制度。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