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惠珀感懷隨筆》林口今昔-從紅土台地到機場捷運

王惠珀感懷隨筆》林口今昔-從紅土台地到機場捷運

羊稠公園是觀賞高鐵馳騁的最佳景點。(圖/作者王惠珀提供)

作者/王惠珀

《前言》

林口今昔六十年,是台灣經濟奇蹟的縮影,也是很多人共同的回憶。適逢先父102歲冥誕,謹以此文分享給雲端的父親,這是他曾心心念念,而今日日夜夜守護的故鄉。

《紅土台地》

一個午後,與八堵國小簡忠義老師敘舊。「老師,我變成書呆子,都是您塑造的。」老師說:「其實不是,我的威權被妳父親破功了。他要我別給孩子太多功課,我說那週末要帶她去運動。」

喔!我五、六年級美好的星期天都耗在林口,原來是被老師及老爹聯手做掉的。

那時候,早上六點我和妹妹就得跟著老爹從基隆搭車到龜山,開始六小時的魔鬼訓練,從龜山沿著土路經過當今長庚醫院到苦苓林(當今林口),往西到赤塗崎,再往西南走到南崁。

1960年代的苦苓林少有人煙,有的只是一望無際的紅土台地,上面是美軍基地。沿著基地圍牆外的土路南行,可到「慶槐居」,這是王家遷到台灣的起家厝。

《赤塗崎的槐樹》

五胡亂華,先祖從太原南遷,經過徽州、閩北、閩南,渡海來台,落腳紅土台地上的赤塗崎。七房兄弟在此建了四合院,植槐三株,以示念祖。往後我阿公破鑼仙也以「庭植三槐 家中有慶」為二位哥哥命名。

在密西根大學唸書時,有位大名榮槐的同學是我本家。2011年去武夷山參加「朱子之路學術研討會」,在朱子巷巧遇「植槐世第」王氏家祠。2018年在江西婺源山裡旅遊,喜逢槐三茶莊。時光隧道總是維繫著我追本溯源的感動,無論在美國、大陸或台灣。

《南崁丘陵地》

丘陵地型變化多端,村落多以崎、坑為名。從赤塗崎往南行二小時,可到羊稠坑(當今南崁中悅大樓及長榮招待所),土路兩邊盡是相思林及隨地可採的綠竹筍及劍筍林,偶爾穿插幾口窯房,將相思樹燒成木炭。

老爹如數家珍的說,這山坡地是某叔公的,那林地是某嬸婆的。小孩子不愛歷史,不欣賞風景,只擔心頭上相思林倒掛著的毛毛蟲何時會掉下來。天啊!跟著這位從小在此竄山野放的孩子受罪,我的小學初中歲月就在毛毛蟲的陪伴下給做掉了。
  • 新聞關鍵字: 機場捷運長榮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