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我第一次赴北京的「政治任務」

穹宇涉獵》我第一次赴北京的「政治任務」

大陸國務院僑務辦公室主任廖承志及夫人,與作者劉敦仁在北京飯店早餐後合影留念。(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1979年我以「外國專家」的身份,到達上海,服務於上海外國語學院西班牙系。那是我在1978年首次回到大陸參觀旅遊時,目睹大好江山滿目瘡痍,但從社會上朝陽般的氣氛觀察,第六感告訴我,中國的前途是可預期的,但需要教育和經濟的改革發展,這兩者之間,教育尤為重要。那麼海外的華人是否也應該盡己所能,奉獻一份力量呢?

帶著這樣的心情回到溫哥華,經過深思熟慮,我給中國駐溫哥華總領事館寫了一封信,闡述了我首次回到大陸的觀感,並希望有機會到北京外國語學院教書。大概等了不到兩個月,我收到了回信,原則上批准了我的請求,只是將我教書的城市改為上海。理由是上海是我的出生地,再則我失聯近三十年的二姐,經過多方探尋找到了她。所以有關部門建議我在上海教書,有機會給二姐適當的照顧。

接受了這個安排,我欣然應命,在上海開展了我的教學工作。雖然生活條件無法與加拿大相比,但是我去上海的目的不是尋找舒適的生活。親身體驗到學生們在極為艱苦的條件下,專心致志的學習令我感動。

有一天晚上我陪二姐晚餐,在餐桌上,她告訴我說,一年前我在北京的參觀訪問,由中國國際旅行社陪同小劉安排,他也是上海人,在回家度春節時,抽空去探望二姐。交談中,他告訴二姐說:

「你的弟弟很傻,這麼好的機會,很容易賺共產黨的錢,他卻沒有要!」

我知道這位小劉為什麼會向二姐說出這麼一套話。原因是,在我這趟第一次到北京,是帶了一個近二十人的加拿大旅行團。那可以說是我有生以來組織的第一個旅行團。到達後,小劉問我想見什麼人。我只是聳聳肩告訴他,第一次回大陸,心情很愉快也很激動,但是我沒有任何的人際關係。

實際上此次雖然是我初次回到中國大陸,卻擔負著一個特殊的政治任務。

一位1949年兩航起義時的一位飛行員,多年生活在溫哥華,以教太極拳為生。我和妻子及幾位朋友每週都跟隨他練拳。當他得悉我要前往北京時,立即聯繫到選區的國會議員,請議員給中國政府寫了封信,交給我,希望我帶到中國交給中國國務院有關部門。就成了我首次回故鄉的「政治任務」!我在途中一直琢磨著如何投遞這封「助人為樂」的信件。

我看了信的內容,才得知原來這位生活在溫哥華教太極拳的老師,竟然是在1949年響應周恩來的號召,和其他兩航飛行員一起駕機飛往北京的起義勇士。不料1957年在反右鬥爭時,他被定性為右派。無奈之下他只得出逃,輾轉來到加拿大,一直以來孤身獨處,妻子和孩子們都在廣州生活。
  • 新聞關鍵字: 國民黨孫中山彈劾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