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野味宴會留下半生的陰影!

穹宇涉獵》野味宴會留下半生的陰影!

實際上屠殺野生動物也並非是中國人的專利,西方人在這方面的殘忍也是過猶不及。迄今為止,印尼人嗜好蝙蝠翼的習慣在其他民族眼中視為異端,而朝鮮民族也有嗜狗肉的傳統。(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劉敦仁

1982年,為了出版我的中篇小說,應廣西人民文學出版社赴南寧訪問,並審閱出版前的清樣。

連同前在北京和上海出版的另外兩本中篇小說,榮幸地成為自新中國建國以來,第一位海外華人在中國出版原著的「作家」,一時間竟然成為「觸目人物」。到了南寧後,廣西華僑聯合會主席,特地設宴歡迎我。

晚宴是在當地一家非常特殊的餐廳舉行。周邊環境風光旖旎。整座餐廳就只有一張大圓桌,設置在四面環水的半露天亭子裡。

我被安排坐在主人的右手席位,賓主入席後,經過一番寒暄,主人即熱情地告訴我,他特地避開了入俗的宴會,為我設計了一桌野味宴,讓我品嚐廣西的珍奇野味,同時將當晚的菜單打開交給我,讓我欣賞一下野味的名目。

我接過菜單,只隨意瞄了一眼就將菜單合攏,放在餐具的前面。心裡卻一直在嘀咕,這可能是我有生以來最難應對的一頓晚宴。坐在那裡我好似有點走神,對席上的交流幾乎是有點魂不守舍的感覺。

一時間我的思路轉到不知什麼時候聽聞的一則傳言,是有關廣西少數民族和東南亞吃「猴腦」的傳統。相傳這是一種地地道道的「生吞活剝」習俗。餐桌的中間有個圓孔,其直徑和猴子的腦袋差不多。

這道菜的程序就是將猴子五花大綁,放在桌子下面,腦袋頂部正好從餐桌中間的洞孔露出。據說,「施刑」的人很有技巧,先是將猴子腦頂的毛髮剃乾淨,然後用極其鋒利的刀,順著猴子的腦袋周邊劃開,將皮掀起,露出整個的猴腦。

這時候被綁在桌子下面的猴子發出淒慘的叫聲,但是圍坐在餐桌的食客似乎毫無反應,只是一味地注視著那被掀開的腦子。「廚師」就將已經放置在餐桌上的熱湯,灌到活生生的猴腦裡,然後所有的食客就你一匙我一匙地大快朵頤,桌子下面的淒涼叫聲也逐漸地消沈。

穹宇涉獵》野味宴會留下半生的陰影!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