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中驚聲》帶著慚愧的奉獻改變不了白人對華裔的符號

山中驚聲》帶著慚愧的奉獻改變不了白人對華裔的符號

一位剛剛結束了政治競選的華裔人士楊安澤,對於美國的種族主義議題,提供了一個罕有的視角。(圖/翻攝自楊安澤臉書)

作者/張陌

兩個月前退出民主黨總統候選人角逐的楊安澤(Andrew Yang)寫了篇文章,裡頭描述了一段遭遇:他在雜貨店門口碰到了三個中年白人,其中一人對他瞄了一眼並皺了眉頭,眼神中帶著一絲責備,於是他突然感到多年以來不曾有的感覺,即身為亞裔的自覺,「帶著一點慚愧的」(a bit ashamed)。

楊的父母是台灣人,但他在美國出生,他當然已經是個道地的美國人,但只是在法律上的。這篇文章的標題是:We Asian Americans are not the virus, but we can be part of the cure。亦即,「我們亞裔美國人不是病毒,我們還可以是一種解藥」。文章呈現的是,突然之間,他對於身處於美國這個社會之中,感到自在與安全的確信,莫名地消失了。

更真實的情境是,這場新冠病毒的疫情讓楊安澤意識到,他當年從孩提時期成長起來的歲月中,曾經感受到的作為一個華裔,卻被這個社會排斥的屈辱,並不曾真的被消弭掉。於今,這個他以為已經不存在的問題,重新捲回到他的周旁。

由於這篇文章是楊安澤所寫,一位剛剛結束了政治競選的華裔人士,對於美國的種族主義議題,提供了一個罕有的視角。他的競選歷程原應是種族主義已經褪色的指標,但他卻在競選經歷之後不久,重新舔食了這個心碎的禁忌。這個劇烈的對比、和戲劇性的轉變,讓人們重新挖掘了美國白人社會偽善的道德。

他的文章中回顧了幾個月前的另一個情節:他在新罕布什夏州競選時,被一個青少年喊了一聲Chink。這個字甚難翻譯,約莫是「窄眼的中國鬼」的意思。但楊安澤說他當時沒有想太多,只想到幸好他的兩個孩子並不在場,否則他得費神去解釋這個字的含義。

然而,楊安澤對於這個令他重又感到羞慚的歧視文化,卻提出了令人更加錯愕的解方:就是用一種較諸以往未曾有的方式,做出更多的貢獻,去擁抱與展示亞裔美國人的美國性。

他的論點是,抗議美國社會的歧視是無用的,因此正面作出貢獻才是正確的路徑。

正面思考或許是對的,但助長一個長期以降不願改變的偏見,卻絕對是錯的。楊安澤不曾想過的是,如果不從根本上質疑種族歧視的道德惡行,不從內核裡直接對它進行殊死對抗,種族主義的幽靈將永恆地深紮於白人的內心與性情裡,絕不會遠去。

山中驚聲》帶著慚愧的奉獻改變不了白人對華裔的符號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