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淇銘未來事件簿》在民主聖地高雄,看罷韓雙重標準及行政不中立

莊淇銘未來事件簿》在民主聖地高雄,看罷韓雙重標準及行政不中立

韓國瑜只是於市長任期內參選總統,目前的狀況是,欲將四年任期做滿。然而,罷韓人士卻對韓如此嚴苛要求及批判。(圖/翻攝自韓國瑜臉書)

作者/莊淇銘

在法律課堂上,有幾位學生問我:老師,從法律的觀點,可不可以談談高雄的「罷韓」?跟同學說:「罷韓」不是表面上的法律問題,是政治操作,與法律課程相關性低,不在課堂上討論。但是,如果你們對這個議題有興趣,下課後,找時間聊聊。

幾位同學後來安排喝咖啡聊「罷韓」,我問同學們,為什麼對這個議題有興趣?他們說:韓國瑜當初要參選總統時,曾在媒體看到老師提出國民黨不是沒有其他人才,反對他參選。由於當初支持韓參選的人,當然反對「罷韓」。然而,老師當初反對他參選,所以,想聽聽老師的意見。尤其,當老師說這是「政治操作」不是單純的「罷韓法案」大家更有興趣,才來這麼多位同學。

跟同學說,我們一個一個問題來談,這樣會較清楚。首先,為什麼當時我反對韓參選?因為政治承諾及責任。我也因為這個說法,被韓粉圍剿,但是,我毫不在意,因為,這就是我的觀點。但是,台灣政壇上,違背政治承諾的多不多?選上立委去選縣市長的有沒有?擔任縣市長任期不到就去當中央官員的有沒有?不但有,還為數眾多。

高雄市長謝長廷於任期內離職擔任行政院長,陳菊市長任期未滿擔任總統府秘書長,台南市長賴清德任期內離職上任行政院長。試問,這幾位有沒有因為這樣就被提要罷免或是嚴厲批判違背「政治承諾」?沒有,不但沒有,還被祝福!

韓國瑜只是於市長任期內參選總統,目前的狀況是,欲將四年任期做滿。然而,罷韓人士卻對韓如此嚴苛要求及批判。有同學說,我知道了。這是對任期未滿離職的雙重標準,難怪老師會說是「政治操作」!

跟同學說,多年來選舉,民進黨也有不少立委任期未滿參選縣市長,有沒有團體要罷免這些候選人? 韓國瑜因為任期未滿參選而道歉,有沒有聽到其他任期未滿而參選的候選人道過歉?

莊淇銘未來事件簿》在民主聖地高雄,看罷韓雙重標準及行政不中立

多年來選舉,民進黨也有不少立委任期未滿參選縣市長,有沒有團體要罷免這些候選人? 韓國瑜因為任期未滿參選而道歉,有沒有聽到其他任期未滿而參選的候選人道過歉?(圖/ 翻攝自民主進步黨臉書)

再從法理談民選公職的職位剝奪。要剝奪民選公職在任何國家都是大事。在刑事法律上,一位民選的縣市長或民意代表,要犯嚴重貪汙或刑法重罪,經法院判刑確定,才會被褫奪公權,失去公職。

試問,韓國瑜犯了甚麼嚴重貪汙,或刑事重罪?沒有,不但沒有,他在道路改善及治水績效還頗有成效。其次,現在提出罷免案的根據是公職人員選罷法,然而,跟據公職人員選罷法,韓國瑜參選總統是合法的。既然是合法的,又沒有犯重罪,要罷免韓,其法理內涵何在?

這讓我想到蘇格拉底。同學問:老師,這跟蘇格拉底有甚麼關係?跟同學說,你們知道蘇格拉底被誰判死刑的嗎?不是法官,是500人組成的陪審團。當時,對蘇格拉底的指控全都不是雅典法律所規定的「罪項」。然而,陪審團因為不滿蘇格拉底的態度,最後以360票對140票判了他死刑。同學說,我瞭解了。這樣看來,此次罷韓,雖然韓國瑜沒有違法,高雄市民就是如同當年雅典的陪審團,該不該罷韓,就考驗著陪審團的智慧了!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