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從苦難中脫穎而出的毛里求斯

穹宇涉獵》從苦難中脫穎而出的毛里求斯

毛里求斯的幽靜海灘。(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作者/劉敦仁

走遍了世界各地小島,座落在加勒比海中的諸小島,幾乎大多數都會冠上「法屬」、「英屬」,或是「荷屬」。如聖馬丁島 (Saint Marten) 迄今為止,仍然是法國和荷蘭分治的島嶼,北邊屬法國,所以對外的名稱法文書寫 (Saint-Martin), 而南邊屬於荷蘭的名稱書寫就是荷蘭語了 (Sint Maarten) 。

那裡還有瓜達魯貝島 (Guadalupe) 是英國囊中之物, 馬爾狄尼克島 (Martinique) 則是法國的寵愛,而幼斯塔提烏思島 (St. Eustatius) 一直被荷蘭所青睞。

到了南海的中南半島,在印尼仍然可以嗅到荷蘭人遺留下來的氣息,在越南,法國麵包仍然是當地人從早到晚不可或缺的「美食」。事實上不管是印尼或是在越南,殖民主義雖然早已逝去,可是殖民的影響力卻有意識或無意識地摻入在當地人的基因中始終揮之不去。

一直被人看成是「十里洋場」的上海,當地人從過去的「低聲下氣的臣民」,成為今天「當家作主」的主人。在一部分人的心目中,是否仍然存留著往日的殖民渣殘?日本統治了半個多世紀的台灣,至今仍然被許多人奉為生活的楷模!

每次搭乘郵輪島遊加勒比海,在這些島嶼停留時,也許西方人有祖先探險的遺傳,或是移民基因的影響,他們一到達這些島嶼立即會興奮莫名,甚至是欣喜若狂,雖然沒有祖先的狂妄,卻也難以掩飾「居高臨下」的姿態。

加勒比海諸小島的原住民就一直這樣在夾縫中求生存。當地殖民國家的主要旅遊產品,一直是掌控在原來的「主人」手中。如荷蘭的奶酪,英國的羊絨衫等,為了迎合美國遊客的需求,美國商人也加入了陣營,剩下給原住民賴以維生的就只是一些當地的手工藝品。

我印象最深的是加勒比海的古巴。雖然最後脫離了殖民的禍患成為獨立國,但腐敗的政權一直受到新殖民主義的幕後掌控,直到卡斯特羅建立共產政權,七十年的歲月裡,因為美國的眼裡是和他們的「民主」理念相悖,迄今為止仍未能擺脫被「制裁」的困擾。

穹宇涉獵》從苦難中脫穎而出的毛里求斯

毛里求斯黑河峽谷,風景秀麗宜人。(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相對在印度洋上的毛里求斯(又譯:模里西斯)島國,面積只有65公里長45公里寬。在五百年的被殖民歷史中,遭受的摧殘剝奪罄竹難書。直到1968年才爭取得獨立自由,進而在1992年宣布成立共和國。她能夠以一個區區小島卻能相安無事,關鍵是她仍屬於「大英國協」的一員,有了宗主國的「保護」,加上意識形態的基本一致,才不至於受到西方大國的「制裁」或其他政治的威脅。

我和毛里求斯曾有過一段「旅遊事業」的糾結,可以說「事出偶然」,也可以被看成是「因緣相會」。 就在我擔任加拿大旅遊委員會駐北京首席代表時,認識了毛里求斯航空公司香港辦事處客戶服務部門的梅曼紅女士。當她得知我在開發古巴的旅遊合作後,極力為我牽線,和該公司的主管見面,希望我能協助打開兩國的直航關係。
  • 新聞關鍵字: 南海印度洋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