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金錢外交能走多遠?

潮起香江》金錢外交能走多遠?

中國有美國這個強大的敵人當前,照理應該與歐洲示好,正所謂聯合次要的敵人打擊主要的敵人。然而中國卻又莫名其妙發起一輪「戰狼外交」攻勢。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如圖),即被外界封為「戰狼發言人」。(圖/翻攝自YouTube)

作者/鄭漢良

中國大陸對西方國家的策略,只有一途,就是用錢收買,箇中沒有共同價值的觀念、沒有意識形態的認同。不但如此,一有機會,北京還試圖詆毀西方的民主理念,吹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唯一抉擇。但金錢外交能走多遠呢?

香港最後的港督彭定康早前牽頭世界各地政治領袖聯署一封公開信,譴責北京為香港自行制定所謂的「港區國安法」,實際是等於片面推翻它在回收香港主權之前所許下的「一國兩制」和「50年不變」的諾言。彭定康接受泰晤士報訪問時還揶揄西方國家為了金錢而對中共侵犯人權視而不見。他說:「我們(西方國家)不應該繼續被愚弄了,不要再幻想著委曲求全之後,將有一大罐黃金在等著我們。這一直都是幻想。」

西方國家,或境外地方的商人,一直都對這「一大罐黃金」充滿憧憬。事實上,為中國講好話、為中國挽面最鞠躬盡瘁的,大概只有跨國企業的商人。蘋果電腦的庫克、微軟的蓋茨、Tesla車廠的馬斯克,可說是其中的佼佼者。至於德國更不用說了,它的平治汽車、奧迪汽車以及醫藥和航空器材等對中國的出口,去年年中的統計,價值達到8734.551億歐元。中國更是繼美國和法國之後,輸入最多德國貨物的國家。

然而動輒以油水豐厚的龐大市場作為要脅其他國家就範,是否必然奏效呢?對美國,尤其是今年正值大選年的美國,卻似乎有點吃鱉。除了現任的川普要與民主黨的拜登角逐總統之外,眾議院435個議席以及參議院35個議席也同時要在今年11月的選舉中面臨改選。不幸得很,中國大陸今年卻成為美國朝野上下的眾矢之的。上世紀八十年代,日本汽車工業取代美國成為世界龍頭,華盛頓將經濟不景氣和失業人口激增歸咎東京的經濟侵略,國會瀰漫一股鞭撻日本(Japan bashing)情緒,就算是美國的戰略盟友,也不能倖免。

川普上台不久之後歷經數年的美中貿易爭拗,加上武漢首發的新型冠狀病毒在美國造成10萬人死亡,中國不守世貿組織規矩辦事、狡言推卸病毒責任予美國的行徑,更在美國民間種下極為惡劣的印象。包括皮尤研究(Pew Research)等多個民調機構的調查顯示,中國在美國人心目中的形象已是一落千丈。皮尤的調查顯示,從2005年至2012年之間,美國人對中國的印象一直是正面多於負面,然而從2013年開始卻出現交叉點,對中國持負面看法的美國人持續上升到2020年的66點,而持正面印象的則下滑到26點。

美國選舉靠的是鈔票和選票,在目前澎湃的「仇中」氣氛下,商家企業再努力的游說、再多的鈔票輔選也只會是徒然,兩黨目前正在比賽誰比誰對北京更強硬呢!

中國有美國這個強大的敵人當前,照理應該與歐洲示好,正所謂聯合次要的敵人打擊主要的敵人。然而中國卻又莫名其妙發起一輪「戰狼外交」攻勢,激怒一些本來對中國態度屬於溫溫吞吞的歐洲國家,有些國家更趁機與台灣修好關係。

就算是中國大陸的鄰國,也因為南海島嶼的主權爭執而備受欺凌,中印最近更爆發近年來少有激烈的邊境衝突,這些情況在在顯示,中共正從事一場豪賭,就算它如何蠻橫無理,它相信只待國際疫情訴訟糾紛平息、香港國安法通過和落實、美國大選塵埃落定,現在所有的雜聲都將回歸「金錢」理性。事實上,川普日前宣布對中國就香港國安法的制裁措施,頂多只算是雷聲大雨點小。

實行國安法的香港能不能繼續幫北京生下金蛋?香港現在的GDP只是整個大陸的3%,1997年回歸時是18%,香港對中國的地位和重要性,可想而知。外國商人會否將地區總部撤離到新加坡,部分也許會,但也有部分試圖取得北京的歡心而留在香港。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