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宇涉獵》從血淚到重生的柬埔寨

穹宇涉獵》從血淚到重生的柬埔寨

吳哥窟主體建築正面。(圖/引自維基百科)

作者/劉敦仁

近些年來,國際旅遊蓬勃發展,每個國家都會使出渾身解數,設法將大把大把的外匯吸引到自己的荷包中。天真的遊客一到希冀目的地,立即會情不自禁地慷慨解囊,為當地的經濟發展作出頂天立地的無私奉獻。大至需要托運的旅遊產品,小到塞入行李箱中的紀念品,都成了他們獵取的目標。

結果笑呵呵的就是那些當地的旅遊產品經銷商了。而政府就以此為依據,作出各種旅遊年度的統計表,成為千遍一律的數字遊戲。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也就向全球公布,旅遊業創造了多少就業機會,養活了多少萬計的人口,似乎旅遊的發展,就是世界公論而無所非議的救命稻草。

新冠肺炎的突然爆發,病毒肆虐全球,一夜之間,燦爛奪目的旅遊業,就成了經不起一擊的空心蘿蔔!給人的反思是,究竟旅遊業是經久不衰的輝煌國際佼佼者,還是凡有任何風吹草動,或是天災人禍,就是首當其衝的禍根?

實際上,在世界各國發展旅遊業時,無論是歷史古蹟,還是戰爭悲劇,都成了旅客爭相躬逢其盛的目標。地方的飲食文化,也是遊客味蕾的追尋芳蹤。但是花大錢,找享樂的旅遊業,在有意無意間,竟然成了貧富懸殊的經營行業。

因為旅遊的開銷,並非一般人滿以為真有廉價供應的產品。陸地旅遊除了往返機票,還有酒店客房,一天三餐,以及參觀景點的交通入場券等費用。收入勉強維生的,為了加入旅遊行列,不惜向銀行借貸,成為「寅吃卯糧」的被「剝削者」,還自以為「物有所值」。

另一邊廂,旅遊目的地的當地,一天三餐不繼的平民比比皆是,一生從未走出過苟且偷生的陋屋,又怎麼會出現消閒旅遊的夢想?結果是「發達國家」的遊客,就成了人人盼望的「救世主」了。為了迎合他們的飲食習慣,風行於他們 「祖國」的「垃圾」食物也就應運而生,禍延子孫的含糖飲料也充斥市場。

當地的孩子在下意識的狀態中,不分就裡學到了吃「垃圾」食品的惡習,沒有含糖飲料就向父母發威的猙獰面目也出現在當地孩子的天真面龐上。

穹宇涉獵》從血淚到重生的柬埔寨

經過16次修改後定稿的柬埔寨國旗。中間是象徵國寶的吳哥窟影象。(圖/作者劉敦仁提供)

這些現象在加勒比海、太平洋諸島國、中南美洲以及非洲地區比比皆是。在貧富不均的社會中,大多數的人民仍然在生活線上掙扎。然而他們所面對的,就是手提大包小包旅遊產品的遊客。為此,他們心目中也就很自然地產生出對這些衣食不乏「闊佬」的錯綜複雜反應,有「羨慕」, 有「妒忌」, 有「憤怒」,有「憎恨」,甚至有「仇視」。

其實在這些仍然被貼上「貧窮」標籤的國家或地區,許多外來的遊客幾乎很難想像為什麼當地的人民依舊過著難以果腹的日子。這就要從五百年來,他們被殖民、被奴役、被殘殺!當前的所謂「獨立」、「自由」、「民主」只不過是貼在紙上的標籤而已。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