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立寧隨想錄》舉世滔滔 中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戴立寧隨想錄》舉世滔滔 中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作者/戴立寧

瑞士是最為人知的永久中立國;1815年以後,就沒有再捲入對外戰爭。它處在歐洲腹部的要衝,緊鄰德、法、義、奧等強權,卻能在舉世滔滔的 一戰、二戰中保持中立,不受戰火侵襲,的確是一件不容易的事。

中世紀瑞士人的生活並不安逸。他們居住的環境,有一點像中國的貴州:「地無三尺平、人無三兩銀」。山地崎嶇,造就了瑞士人的強壯/堅忍。末路窮途,年輕人只能出外打工、為人幫傭:不是像菲傭,婦女為僱主煮飯洗衣;而是男人去當傭兵,為主子防身禦敵。

瑞士傭兵一向以勇敢/忠誠著稱。1527年5月6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查理五世(Karl V,1500-1558)率兵洗劫羅馬;教廷護衛隊中其他國家傭兵散的散、跑的跑,只有瑞士傭兵堅持職守、浴血奮戰。最後在42名傭兵的護衛下,教皇成功出逃,而其餘147名瑞士傭兵則全數陣亡。

瑞士傭兵因此贏得了教廷的信賴;從此訂下了規矩:只有瑞士男丁才有資格擔任教廷的護衛。

戴立寧隨想錄》舉世滔滔 中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瑞士中部的琉森(Lucerne),是座美麗、夢幻的旅遊小城;小城近郊林木深處的岩石上有面雕刻:「瀕死的獅子」。

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它摧毀了封建的君主專制,傳播了自由/民主的思想,改變了歷史的進程,成為後世「革命」的先驅。在這些波瀾壯闊的大歷史事件之中,「瀕死的獅子」是紀念一段關於異地作戰、客死他鄉 瑞士傭兵,英勇/悲涼的小故事。

「瀕死的獅子」:一支斷箭深深地插進了雄獅脊背,瀕臨死亡的獅子,神色痛苦,前爪俯靠著瑞士傭兵賴以成名的長矛和鐫刻著瑞士國徽的盾牌…。

這是為紀念1792年8月10日法國大革命期間,為保護法王路易十六(Louis-Auguste,Louis XVI)和他的瑪麗皇后(Marie-Antoinette)而戰死的786名瑞士傭兵(多數出自琉森)所建立的;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 (Mark Twain) 喻之為:「世界上最哀傷、最感人的石雕」。

瑞士永久中立國身分源於拿破崙 滑鐵盧戰役後的1815《巴黎條約》;此後,瑞士再也沒有在他國戰爭中站邊。

可不要以為「中立」就代表沒有一支強大的軍隊,也沒有防範外來軍事入侵的能力。反而,就是國家有相應的軍事實力,才能有效執行所謂的 中立原則。二戰期間,瑞士正是因為迅速提升軍力,才能免於納粹德國的入侵/覬覦。

戴立寧隨想錄》舉世滔滔 中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