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萬欽瞭望國際》日本對俄烏戰爭與台海情勢的態度

戴萬欽瞭望國際》日本對俄烏戰爭與台海情勢的態度

安倍和岸田願意向美國強調台灣在地緣戰略的重要性,不是壞事。但是,畢竟不能夠對日本本身的作為期望太高。日本依然無意在國會為支撑日台關係草擬出「台灣關係法」。但是,日本今後的確會更加關注東亞的安全情勢。(圖/取自網路)

作者/戴萬欽(淡江大學美國研究所博士,曾任淡江大學國際學院院長)

前言》

日本首相岸田文雄3月27日,在日本防衞大學畢業典禮致詞時公開強調,俄羅斯侵略烏克蘭,乃是世界及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所遭逢的最大危機。

日本和俄羅斯仍未簽訂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和平條約,日本數十年來也認為自己尚未恢復為「正常國家」。日本的武裝部隊,仍然稱為自衞隊。

日本在冷戰時期時,對自由世界的安全貢獻極小。時至今日,日本依然在安全問題上仰仗美國的保護。日本也節省國防支出,著重經濟和社會富裕發展。

俄羅斯總統普丁2月24日下令軍事攻擊烏克蘭的首都基輔,對日本的確是個震撼。

日本和美中台三方的關係,一向微妙。所以,兩個月來日本對俄羅斯採取的財經制裁,和日本朝野對國家基本安全政策主張的調整趨勢,值得略為追蹤。

驅逐俄外交官八人》

日本二次大戰後甚少驅逐外國的外交官。先前一共只有三例小規模驅逐南韓、敍利亞和蘇聯外交官。

美國和西歐國家目前共驅逐了四百多名俄羅斯外交官。

日本有媒體認為:驅逐俄羅斯外交官,會招致俄羅斯驅逐同樣官階和相同人數的日本外交官;而日本在俄羅斯的企業駐派人員和僑民,都需要日本駐俄外交官的保護。

但是,日本岸田文雄政府在4月上旬依然決定,驅逐俄羅斯8名外交官。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