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陽話世情》世界要重返西元前五世紀嗎?

富陽話世情》世界要重返西元前五世紀嗎?

不論如何包裝,仍顯而易見,美國欲以西方聯盟為模式,迫使中俄進行軍事結盟,讓國際秩序墮入聯盟對抗的「修昔底德陷阱」之中,最終冀以持續獨霸全球的目的。只是,這樣的謀略會成功嗎?至少,我是不相信的。(圖/取自網路)

作者/程富陽

「俄烏戰爭」已邁入兩個月了。就歷史的戰爭時程而言,它顯然比不上那些動輒數十年,甚至跨越百年的世紀戰爭。但這場戰爭的重要性,卻是在於它隱約透出幾分現代世界,重返西元前五世紀「伯羅奔尼撒戰爭」的影子。那場戰爭幾乎摧毀了整個希臘文明,參與此役的希臘歷史學者修昔底德(Thucydides),總結該次戰爭的原因,係起於斯巴達與雅典為爭奪希臘聯邦的海上霸權。

當時,斯巴達眼見曾聯手驅逐波斯帝國的雅典,竟日漸崛起。因此由斯巴達領軍的「伯羅奔尼撒聯盟」,遂把雅典為首的「提洛同盟」視為最大的假想敵。從此,不但促使雙方聯盟利益和意識形態對抗逐漸升溫,更進一步各自要挾原希臘聯邦的國家必須選邊;最終,激變出2千5百年前那一場世界大戰。

仔細觀察「俄烏戰爭」發生的原因應當包括 : 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個人的積極推動加入「北約」;與俄羅斯同為斯拉夫民族與東正教的烏東地區,要求重返俄國版圖;甚或普丁個人也欲確立俄國擁有一個更具保障國家安全戰略地緣的因素外。但更主要而明顯的原因就是,當今國際霸權美國,因著對自己日趨衰弱的憂心,及對日漸崛起中國的恐懼,所造成的一場連鎖反應結果。

事實的演變是,2010年美國歐巴馬總統開始高喊「重返亞洲」,而後製造一連串「南海衝突」議題;繼之2016年川普總統以「美中貿易戰」掀起「美中博弈」序幕,緊接著重提「印太戰略」,企圖包圍中國大陸;之後 2020年上任的拜登,更進一步倡議美、澳、印、日「四方安全對話」,及建立AUKUS的澳英美軍武聯盟,並操弄「台海爭端」以激起亞太衝突,且強力介入「北約東擴」的執行。

如今,美國不但欲藉聯合國之手,企圖將俄羅斯的聯合國常任理事國席位取消,更抵制俄羅斯參與2022年召開的「G20峰會」,藉聯合擴大制裁俄羅斯,使其成為國際「遭放逐的國家」。雖說此舉分別遭到中國及德國的反對,但顯見美國欲藉區域聯盟,先擊潰俄羅斯,再孤立中國的企圖,已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

譬如近日俄烏戰局,美國除一邊指使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嚴禁被困於馬里烏波爾港(Mariupol)亞速鋼鐵廠內的烏軍有向俄軍投降之舉,一邊則加強馳援烏克蘭各種攻擊重型武器,讓這場戰爭陷入無法遏止的困境。其用意即在迫使俄國對馬里烏波爾鋼鐵廠進行無差別攻擊,再高調以「國際戰犯」論罪普丁,繼之以中國沒參與制裁俄羅斯之由,夥同西方聯盟,擴及抵制中國大陸;而這一切,也不過就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策略罷了。

只是,不但中國看出美國背後陰謀,硬是沒墜入積極正面介入「俄烏戰爭」的圈套;俄軍更於22日啟動「人道主義走廊」,呼籲在亞速鋼鐵廠的烏軍,迅速放走被脅迫的烏東人民,並重申只要投降,即以國際戰俘規範處置。美國見狀,則再度重啟去年對中國有關新疆滅絕種族的人權議題,如法炮製在今日的俄羅斯身上,已延續「俄烏戰爭」,遂行「激化俄烏,弱化歐盟,遲化中國,固化美國」。

其實,美國之指控中國或俄羅斯滅絕種族的,只能說是一場鬧劇與笑話。眾所周知,在美國拉什莫爾山的國家紀念公園山岩上,雕刻著最受美國人民尊崇的四位總統頭像:華盛頓、傑斐遜、羅斯福與林肯;翻開斑斑史實,恐怕會驚掉你的下巴。

美國開國總統華盛頓,被印地安人稱為「城鎮摧毀者」,他曾對他的將軍說:「居留地被有效摧毀之前,不要聽取任何和平建議。」他還曾教給士兵怎樣才能剝出一張完整的印地安人人皮。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