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會客室》疫情可以共存,但要配套和前導

俠客會客室》疫情可以共存,但要配套和前導

清零不切實際,共存必須漸進達成,不可能雙手一攤,完全不管,讓他指數型上升。畢竟人民的幸福是政府的責任;人命關天,更是施政的要項。(圖/取自網路)

作者/黃丙喜(國家公益發展協進會理事長)

不少民眾最近陷入搶篩是否染疫的紛亂之中。中央疫情中心指揮官陳時中丟出的「自主應變」,講白話其實就是「和病毒共存」,隨著病毒和環境的變化,動態臨機應變是好事。只是,共存有它必要的前提和因應,不能說不清楚、講不明白和做不到位。

自主應變,怎麼自主,如何應變

面對風險和危機,時機經常稍縱即逝,傳染性疫情更是分秒必爭,行大於言格外重要。自主管理的做,首先要做對的事,也就是國家總體策略要明確;次之,最低防線是要把事給做對,也就是中央和地方的執行方案要能分工合作。

兩者的前提都先得把自主和非自主的分別標準、邊界畫清楚,緊接著要把可以管理的工具、方法,切身地提供出來。此時負責防治的政府更要想想民眾做不做得到,萬一有漏網之魚,如何緊急補漏。

自主不是政府放任不管,否則它就變成政府忽攸人民的騙術。民進黨前立委沈富雄近日曾與衛福部長陳時中對談。他指出,和指揮官見面是浪費我的時間,但盡了一個好國民應盡的義務。

共存,要有那些配套?

沈富雄說與陳時中對談是浪費時間,不是無的放矢。緊急應變貴在目標的訂定和策略的擬定。目標訂定要有具體數據,例如:在某一時段區域內要把重症人數控制在多少之內。依據這一個目標,病毒在人群傳播、感染的特性,以及內外可以有效掌控的防治醫療資源,按照時間、空間和系统的不同,歸納、推演,進而拿出行動對策和執行方案。

沈富雄問:你在電話中一再提到「timing,是否指時間點?」陳時中回:是「臨界點」;沈說:臨界點一到,你準備宣佈「共存」還是某程度的「解封」?陳時中表示,疫情與社會能量達到某種平衡的共存。不能說陳部長答非所問,但目標和策略沒有清楚掛勾。

共存,也要做前導

「驚慌失措」,大家耳熟能詳,但不一定清楚它在心理學上的道理。驚慌是人遭遇意外的狀況必然的反應,這已經進入危機狀態,應當警戒了!可怕的在於緊接而至的可能失措。失措就是不知當下應當怎麼處置失常的狀況,錯失良機,陷自己和组織於無可挽回的危難之中。

陳時中提議的「台灣新模式一輕症管控,重症清零」是防疫策略。但重點是,策略是動詞,成功要素是要先盤整內外資源,找出最適解方,進而把這些資源擺在最迫切需要的地方,以創造最佳的公衛和經濟共融的防治效益。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