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立寧隨想錄》談談 十信事件的被害人

戴立寧隨想錄》談談 十信事件的被害人

作者/戴立寧

寫了《從莫斯科號戰艦沉沒談起》一篇隨想,感慨於日益加劇的媒體操弄;不禁聯想起1985年爆發、我曾經親手負責處理的「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倒閉事件」(以下簡稱:「十信事件」)。

朋友知道我關心「十信事件」, 寄來了一篇報導;我真的是後知後覺,2年之後才知道有這樣的報導;37年之後才覺悟,十信還有這麼多、這樣類型的被害人。

為了存真, 姑且做一次文抄公,抄錄了中央社2020年8月14日記者劉姵呈/編輯黃國倫的報導:https://www.setn.com/News.aspx?NewsID=797154

「黃天牧今天上午赴廣播節目接受專訪,分享上任後面臨國際金融局勢驟變,作為金融監理大家長,如何維護金融穩定的施政方針。同時,他也回顧,35年前,剛進入公務體系,第一次遇到的「十信事件」金融弊案,給他深刻的體會,也奠定了後來金融監理的方向。

1985年,台北市第十信用合作社發生違法超貸、侵佔、背信與偽造文書案的犯罪事件,也是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被稱為「十信事件」。當時弊案爆發,重挫存款戶的信心,不僅台北十信各分社都發生嚴重的擠兌,也造成其他銀行存戶也出現擠兌提款現象。

戴立寧隨想錄》談談 十信事件的被害人

黃天牧則是在1984年9月才進入財政部金融司,負責本國銀行業務,回憶起「十信事件」,他說這是他進入監理體系後,第一次經歷到大型金融事件,給了他很多感受與體會。

黃天牧說,事件爆發當時,一開始是研究所老師打電話給他,問他是否應該將存款領走,當時黃天牧還安慰他,『政府會好好處理,請他要安心。』

隔了2天,黃天牧接受長官指示,請他去接待民眾的陳情。當時有一名存戶,那位老太太帶著孫子,聲淚俱下地哭訴自己是十信存款戶,並在他面前下跪,請求政府要保護祖孫相依為命僅有的存款。

黃天牧說,『我的心情相當複雜,因為這是第一次讓我體會到,身為監理官對於存款客戶有一份責任』,他說,那個場景,至今仍讓他感受相當深刻,且也讓他深刻了解到,監理機關對存款戶,投資人和消費者,有份很重要的責任,就是要善盡職責。(下略)」

關於十信被害人,黃天牧主委是當前金融監理的最高主管,描述的是他35年前、如今仍 歷歷在目、細思極恐 的 親身經驗;(年紀大了, 記憶差了;通常情形, 應該不會指派一位初出茅廬的小伙子去安撫來勢洶洶的請願)。

另外還有一位茅家琦先生,在他的:《蔣經國的一生思想演變》(商務印書館ISBN 978-957-05-1796-5)一書之中,則對「十信事件」從史學的觀點,宏觀全局、列舉數據,讓人不得不 毛骨悚然、信以為真。 他是這麼寫的: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