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孫侃時政》選戰操盤手的重要性(二):國民黨的三大病灶

老孫侃時政》選戰操盤手的重要性(二):國民黨的三大病灶

操盤手最好本身沒有參與選舉的規劃。韓國瑜參選總統時,競選總部主委是朱立倫,朱立倫本身對總統大位就有期望══韓若當選,朱立倫要等八年;韓若落選,朱立倫只要等四年。就算朱立倫沒有私心,韓朱兩人也難真正交心。(圖/取自網路)

作者/孫恭正

百年老店的國民黨,過去在一黨獨大「提名等於當選」的情況下,沒必要也沒人願意研究怎麼打好一場選戰。隨著時代改變,要想取得執政,選舉成了必要的手段,如果不會選舉,等於永遠沒有執政機會。而國民黨有三大「病灶」,使得國民黨想要打好一場選戰,真的很不容易。

國民黨的第一個「病灶」是「高高在上的官僚思想」。

國民黨的官員幾乎都是自以為高人一等,很少願意接受別人的意見,也缺乏顧全大局的觀念。尤其某些自私自利的人,只要不符合自己的利益,寧可扯後腿也不願意成全自己人,最近的「朱羅大戰」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偏偏不只政客如此,部分支持群眾也是這副德性,2020年總統大選時的「韓粉」,喊出「非韓不投」就是明證。

國民黨的第二個「沉痾」是「不能得罪的地方派系」。

每個政黨都有派系,民進黨有新潮流、正國會、英系等派系。民眾黨看似只有一個「柯系」,但實際上已經隱然形成「挺蔡壁如系」和「反蔡壁如系」,但最麻煩的是國民黨的「地方派系」。由於是地方上的派系,那就牽扯上選舉提名的問題,如果談不攏就麻煩了。以苗栗為例,就有「大黃派」、「小黃派」和「劉派」,現任縣長徐耀昌和前任縣長傅學鵬同屬小黃派,2019年10月總統大選前,無黨籍的傅學鵬卻和蔡英文同桌共飲,這個畫面不知徐耀昌作何感受?

國民黨的第三個「痼疾」是「盛氣凌人的黨工幹部」。

別人的改造都是「去蕪存菁」,國民黨卻是反其道而行。2004年由吳伯雄推動的「黨務改革」,資產能賣的就賣,人員能砍的就砍,有本領、肯幹事的人都砍掉了,留下來的人不是某某長官的親戚兒女,就是在某某主席身邊端過茶、倒過水的跟班。這些人養尊處優慣了,仗著後台硬,官架子比他主子還大。2018年某直轄市長黨內初選協調會,黨中央派出的一個小小黨工,對著市長候選人派出的代表大呼小叫,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是黨主席呢!

由於國民黨的「病情」太重,造成選舉很難打出好成績,所以要想挽救國民黨,非得動大手術才行。但改造國民黨談何容易,歷任黨主席都喊著改造,也僅止於說說而已,問題出在沒錢也沒人。沒錢就不能把不適任的黨工資遣;沒有具有魄力的人才,就不敢輕舉妄動,怕引火自焚。

把國民黨的問題攤開後,檢視朱立倫指定的操盤手傅崐萁,是否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協助國民黨打贏年底的九合一選戰?答案是很不樂觀。首先,傅崐萁個人爭議太大,即使在花蓮,不滿傅崐萁的人亦不在少數,這樣的人難以服眾。第二,傅崐萁本身是未來將參與選舉的人,難保沒有自己的盤算,藉此機會拉幫結派,國民黨恐將陷入更大的麻煩。最後,傅崐萁的能力讓人質疑,身為選戰操盤手,桃園、高雄兩地的提名鬧得沸沸揚揚,選戰還沒正式展開,就已經埋下分崩離析的種子,這場選戰還打得下去嗎?

回到最初的問題,選戰操盤手的職責是什麼?一場選戰要面臨的問題非常多,從選舉策略的規劃,活動行程的安排,後勤事務的分派,文宣用品的製作,對手負面的攻擊,這些繁冗的事務,候選人分身乏術無法親力親為,因此需要操盤手為他全盤規劃、執行與督導。千萬不要小看操盤手的工作,台北市有某位候選人參選立委,由於沒有操盤手替他督導,負責財務的人剋扣志工的便當錢,就為了這麼一點點的錢,原本支持他的志工反目成仇,在外四處編排他的不是,真是得不償失。

什麼樣的人適合當操盤手呢?操盤手必須有全盤規劃的能力,對於地方上的方方面面都能瞭若指掌,有能力發動議題,也可以應對突發狀況,甚至反擊對手的負面攻擊,這些能力缺一不可。同時操盤手最好本身沒有參與選舉的規劃。韓國瑜參選總統時,競選總部主委是朱立倫,朱立倫本身對總統大位就有期望══韓若當選,朱立倫要等八年;韓若落選,朱立倫只要等四年。就算朱立倫沒有私心,韓朱兩人也難真正交心。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