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立寧隨想錄》 再談十信事件的被害人

戴立寧隨想錄》 再談十信事件的被害人

民意調查:30%的人覺得主管官員應負最大責任。

作者/戴立寧

前一篇《隨想》談到了十信事件和十信事件的被害人,意有未足,言有未盡;財政部承辦公務員之外,究竟還有那些所謂的:「十信被害人」呢?

十信最後是被合作金庫吸收合併的, 所有的債權/債務都由合作金庫概括承受;所以存款戶不會損失半毛錢,放款戶原則上也不致授信中斷而蒙受損失。那麼,除了承辦公務員之外,誰還會是十信事件的被害人呢?

1985年當時,因十信事件而引起/牽動/發現的社會/政治/金融問題,確實是族繁不及備載。十信事件爆發,狼煙四起,承辦人員單單處理金融事務,已經是焦頭爛額、窮於應付。就在這兵荒馬亂的關鍵時節,街頭突然湧現了一時難以計數的所謂:十信被害人,到處呼號,四方請願…。

台灣那個時候還是屬於「戒嚴時期」(1949 - 1987)。居然出現了如此大規模的街頭運動,確實一是件稀奇/少有、值得大書特書的新聞事件。於是乎真新聞/假新聞接踵而起,泛濫成災。後世五花八門、光怪陸離關於十信事件和十信事件被害人的傳聞/耳語/報導,風生水起,熱鬧非常。

我是政府承辦十信事件的中央主管,在處理金融機構倒閉事件時,要如何保護好金融帳戶/市場,不要傷及無辜,一向被視為:重中之重。不僅實務上必須這麼規劃/執行,教書的時候也是這麼教學生的…。

在我規劃保護的名單裡,並沒有這群街頭的抗議者。這一群人,嚴格地說,他們是兩組群體;原由或許相同,情節卻非一致。

戴立寧隨想錄》 再談十信事件的被害人

所謂「被害人」一:誰來救救「國塑人頭」。

所謂「被害人」一,充當人頭的國泰塑膠員工或關係人:十信是信用合作社,依法不能接受營利事業為社員, 也不能對營利事業放款。然而上有政策,下有對策;十信/國塑的共同老闆蔡家,先利用國塑的員工做社員, 再利用這些「人頭」社員,向十信借款。十信出事,國塑倒閉,人頭借款,就要由人頭來清償。於是他們就站了出來,高聲吶喊:人頭何辜!「國塑人頭」誰來救?

所謂「被害人」二,借款給國塑的債權人:國塑經營, 資金緊湊,除了前述的「國塑人頭」之外,同時還以3-4分的高利吸收民間借款。國塑倒閉,這些債權人,當然也就血本無歸了。

就是這兩組群體,聚集街頭,標語聳立,旗幟鮮明,四處請願。還有一些不明原由、別有用心的隱形人穿插其中,推波助瀾,傳播/散布一些真真假假/真假莫辨的耳語/傳聞;終於有效地吸引了社會注意的焦點。人人關注,反覆研磨,讓一件還算單純的金融弊案,渲染成為前篇《隨想》所引述、所謂:台灣史上最大金融弊案!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