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面對疫災洪峰,應回歸災害防救體制!

目前治療新冠肺炎的口服特效藥有輝瑞的Paxlovid 及莫克的莫納皮韋(Molnupiravir),都能有效預防高危險族群從輕症轉變為中重症化。這兩種藥都必須在發病後5天内使用。但許多符合用藥資格的高風險群,卻囿於「領藥行政流程不順暢」,而五天内無藥可用,陷入重症化危機!

目前指揮中心已經訂購70萬人份輝瑞的口服特效藥Paxlovid,已經到的有35萬人份。最近又會到20萬人份。但截至5月9日的使用量僅2千多人份。導致許多確診者輕症而有危險因素者,一直未能提供口服特效藥,又不能住院,所以不少人快速惡化成為中重症,甚至死亡。4月24日基隆陳姓婦人,也包括一位我的法律系同學,都是未能提供口服特效藥而導致快速惡化死亡。

至於洗腎患者確診或腎功能有嚴重問題不能服用Paxlovid,而需服用默克的Molnupiravir,但目前該藥庫存僅存3770人份。

根據台大公衛學院陳秀熙教授的團隊研究,從4/1-5/9這39天內,為了避免未適當分流,而不能住院的輕症者,又不能領到口服特效藥,因而重症化者超過38人,甚至死亡。這個研究可能尚未包括直接就在家裡死亡者。

四、集中式大型專醫療機構,是大流行時醫療崩潰的關鍵:

目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將全国COVID-19染疫者從「PCR採檢、檢驗、門診、住院治療、加護病房(ICU)」,全部集中在應變醫院、專責醫院。這種集中式大型專責醫療機構包辦的模式,在年五月第一波爆一天最高7、8百的病例就已經覺得很大的醫療量能無法負擔的壓力及危機。而幸好去年在全面清零的政策管控下,一個多月就呈現可管控。

但這一次在與疫共存,儘可能維持原有生活方式的新防疫戰略下,疫情飆升已在指揮中心預期中,5月11日已達57216例,這麼龐大的量集中在專醫院,難怪醫護人員承受不了。

(一)擴大PCR採檢量能:

5月6日指揮中心宣布,將新增190家耳鼻喉科診所加入PCR及快篩檢測及門診。指揮中心這個動作慢了一個半月,不但沒有超前部署,而且缺乏一個公開徵求的程序。全國基開業醫師有一萬人,如果再加上開業的醫師的檢驗所,一定可以號召更多醫師、醫檢師參加。

(二)地方政府也投入增加篩檢點:

台北市政府也在5月7日,率先在士科推出車來速,接著木柵車來速。新北市、台中市、彰化縣⋯等地方政府也紛紛跟進增加PCR篩檢站,分散PCR檢測的負擔,以避免大型醫院醫療崩潰,並方便市民的防疫。

這看到一個現象,就是「中央集權」崩壞失能後,地方政府會進一步承擔其責任。

(三)救災代替管控,去中心化權力下放:

指揮中心從成立開始,一直就只依據「傳染病防治法」及「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防治及紓困振興條例」為依據,而採取「管控/限制」的心態來杜絕病毒傳染,並採取「獨裁決策模式」。指揮官在過去二年四個月的權力,幾乎比總統還大。而且完全跳過「災害防救法」及其「救災體系」。不但違法,而且非常不應該的事。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