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子隨筆》政府官員之無恥

薛子隨筆》政府官員之無恥

你可以在某些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也可以在所有的時間裏欺騙某些人;但你絕對不可能,在所有的時間裏,欺騙所有的人。(圖/取自網路)

作者/薛中鼎

歐陽修在五代史《馮道傳》中,寫道:

“《禮、義、廉、恥,國之四維;四維不張,國乃滅亡》…蓋不廉則無所不取,不恥則無所不為。人而如此,則禍敗亂亡,亦無所不至。況為大臣而無所不取,無所不為,則天下其有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

明末清初學者顧炎武,對於歐陽修的評論,寫了篇文章《廉恥》,做了引申:

“然而四者之中,恥尤為要 … 所以然者,人之不廉,而至於悖禮犯義,其原皆生於無恥也。故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顧炎武的意思是,在《禮義廉恥》中,“恥”最爲重要。一個人無恥,自然就會“悖禮、犯義、不廉”。什麽問題,都會發生。

不論歐陽修還是顧炎武,都認爲政府官員,應該“知恥”。否則“天下其有不亂,國家其有不亡者乎”? 所以説“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

很多台灣知識份子,仰慕日本作風。我觀察,日本政府官員,多有知恥風範。一旦犯了重大錯誤,都會自我反省,深深公開道歉,鞠躬下臺。

1.這位台灣官員

我對這位台灣官員的第一印象,就是此人“無恥“。

在2019年底,武漢剛剛發生“新冠疫情”,台灣疫情指揮中心,發函給 WHO (世界衛生組織),通報至少有7個“新冠疫情”案例,值得關注。

之後,疫情開始傳播。此官員公開宣稱,他很早就對 WHO提出警告,這個“新冠疫情”是會“人傳人”的。

WHO秘書長譚德塞公開聲明,台灣的電郵,完全沒有提到“人傳人”(person-to-person transmission),或是“人感染人”(person-to-person infection)。

台灣發給WHO 的電郵用語是“染疫者接受隔離治療”(cases have been isolated for treatment)。所謂“患者接受隔離治療”,與患者的疾病是“人傳人”,是兩個不同的概念。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