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沒收農田水利會,重蹈1937年納粹希特勒的覆轍

蘇煥智維新觀點》沒收農田水利會,重蹈1937年納粹希特勒的覆轍

水利灌溉已是一個非常成熟的產業,原由水利會經營也沒有什麼大問題,而且也大大減輕政府負擔。現在蔡政府為了政治算計消滅地方派系,假借公法人名義沒收水利會,規避應依法徵收而霸佔人民財產。最令人擔心的是,恐將徹底破壞台灣的農業生產環境,對農業永續經營恐埋下危機!(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5月24日, 15位大法官組成的憲法法庭,針對「農田水利法是否違憲?」召開言詞辯論庭。本人代表全國農田水利會自救會,並以費鴻泰等38位立委聲請人律師身份出席。針對「農田水利法」將「 全國17個水利會消滅、改制為公務機關,並沒收全國水利會超過數兆元的財產」,侵害人民結社權、生存權、財產權,侵害憲法地方自治權,聲請宣告「農田水利法」違憲。

一、從民辦民營到日據時官民合作的公法人BOO的模式:

1、農田水利灌溉設施系統,在台灣已有超過400年的歷史,早在國家公權力介入前即已存在,在荷鄭清及日治初期皆民辦民營。一直到1901年以前都是民間投資,民辦民營的公益性事業。

2、日據時期為擴張其版圖,制定「工業日本、農業台灣」的戰略,以台灣氣候環境適合農業生產基地,以支援其擴張政策。為擴大生產,就必須增大農田水利灌溉。對於台灣傳統民辦民營的灌溉設施及系統,無法満足其需求,擴展其灌溉埤圳渠。

1901年開始公共埤圳政策,逐步將重要埤圳指定為公共埤圳,管理公共化;1903年賦予公共埤圳利害關係人組成公共埤圳組合,賦予公法人化。

但對於公共埤圳之圳渠及基地,日本政府並未徵收。後來有進行收買,也都是由公共埤圳組合名義收買,並由組合員共同分擔相關費用。修繕維護費用,也都是組合成員負擔。至於新增圳渠,日本政府縱有部份補助,但主要仍是由組合員負擔。日本成立公共埤圳組合法人化,其目的是為了可以組合名義向金融機構貸款,並由組合成員負擔償還責任。

以嘉南大圳為例,當時總督府認為「嘉南大圳工程規模龐大,原應屬官設埤圳工程,但在興工前,總督府認為由民間組織組合,負擔大部分的工程費,則一切可自動節約而不會刺激物價。」1930年完工的烏山頭水庫總工程費4,200萬,其中3,000萬元為農民投資,約占總工程費的70%。由於農民負擔過於沈重,所以在興建時及完工後,嘉南地區農民均曾持續抗議多年,並稱之為「咬人大圳」。

至於有部份日本政府官設埤圳,雖然有徵收土地,但後來所有官設埤圳日本也都「作價讓渡」予相關流域之公共埤圳組合或後來成立的水利組合。

3、日據時期這種官民合作公法人的開發經營模式,其實就是日本政府依水利灌溉這種公用事業,依使用者付費的原則,要求民間共同出資分擔龐大的水利開發建設費、及後續維護營運相關費用的模式。其實就是公用事業採取BOO(Build-operate-own)模式,而將公用事業參與使用者組成一個公法人,這個公法人其實就是一種特定的合作社法人。

4、不過農委會在本次憲法法庭中,竟然扭曲歷史事實宣稱「公共埤圳時日本政府就已徵收埤圳及其基地」,甚至謊稱「嘉南大圳是一個官設埤圳」。一個堂堂的政府部門竟然在憲法法庭作出與歷史事實嚴重違背的陳述,而可以不需負偽証的責任,制度設計恐有瑕疵。

二、把BOO法人改制公務機關,大開歷史倒車: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