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沒收農田水利會,重蹈1937年納粹希特勒的覆轍

我國自1993年國會全面改選後,即積極推動政府組織再造運動,推動政府任務「民營化」、「小政府」運動。當時的許宗力教授、李建良教授更是以「農田水利會」為公法人藍本,推動政府機關法人化。許宗力更是以農田水利會作為政府業務組織民營化的典範。

沒想到,原來作為「政府法人化/民營化」典範的農田水利會,卻在2018年1月先被蔡英文政府以修改「農田水利會組織通則」停止會長及會務委員的選舉;2020年7月更以農田水利法,消滅水利會沒收全部資產,改為農委會來負責執行。這種去法人化改為機關化,真的是大開政府組織改造的歷史倒車!

三、1937年希特勒也沒收過德國農田水利會:

與台灣水利會有類似性質的德國水土協會,以其發展的歴史為例。德國於十一世紀出現「堤防管理合作社」,並且於十三世紀時組織擴大並建立自有資金體系,逐漸演變成今日的水土協會。此外河川與農田的灌溉排水合作社也是今日水土協會的起源。19世紀普魯士統一德國為民族國會後,便制定統合管理水土協會的規範。

但在1937年,希特勒納粹時期施行「帝國農田水利會法」,將水土協會收歸國有,取消協會選舉。二戰後西德重新制定水土協會法,重新恢復水土協會地方自治公法人的地位,恢復選舉自治。

蔡政府制定的『農田水利法』,正重蹈1937年德國納粹時期希特勒沒收全國水利會的覆轍。

一個台灣民主運動起家執政的民進黨政府,為了消除所謂「親國民黨的地方派系」,竟然大開民主倒車消滅地方自治;而且也把一個先民篳路藍縷投資開墾的農田水利自治法人,在未經合法徵收程序全部收歸國有,並由國家直接經營;不但搶奪民產,更是中央集權獨裁。

四、公法人國家創設説,就可以立法消滅;而且不能主張憲法結社權、財產權等基本人權;難怪德國會有希特勒:

行政院制定農田水利法消滅水利會沒收全部財產,主要的理論依據是;農田水利會是由國家依法律創設,履行公共職務的公法人,國家當然可以立法可以廢止之或改制為公務機關。而且消滅其公法人格以及沒收其財產都不會構成侵害人民基本權。因為水利會是公法人,不是私人、私法人,所以不能主張憲法的基本權。

這一次憲法法庭行政院及農委會推薦了三位學者專家,其中一位是台灣水資源與農業研究院(一個民間研究基金會)的助理院長吳啟瑞碩士(大學是水利工程,碩士的科法所),該基金會是2017年蔡政府執政後才成立,成立後光接了農委會及農田水利署的研究計劃就有29件,我只算了其中14件金額就高達7100餘萬元,29件高達1.4億元。他拿農委會的錢辦事,應該利益迴避才對。另外一位留德教授則是行政院聘任的訴願委員,坦白講也是利益衝突。兩者對本案的意見應該不具參考適格性。

我認為行政院及二位留德教授的見解是一個非常恐怖的思想。這個思想恐怕就是為什麼德國會有納粹希特勒崛起的原因!因為在德國天主教會、福音教會等宗教團體、工業總會、商業總會同業公會、律師公會、醫師公會、大學、公共電台等都是公法人;日據時期的公法人除了公共埤圳組合、水利組合、律師會、醫師會、農業會、農會、森林組合、耕地整理組合也都是公法人。如果「公法人國家創設消滅説」這個理論成立,政府豈不是可以立法解散宗教團體、沒收教堂?豈不是可以解散同業公會、律師公會、醫師公會等團體、並沒收其財產嗎?也可以解散大學、解散公共電視嗎?而它們也不能主張結社權、宗教自由及財產權。這樣的見解其實跟常識是相違背,行政院的説法,其實連在德國都站不住腳。

五、德國有三種情形,雖是公法人,亦可主張基本權:

依據程明修教授意見書,在德國縱使是公法人,但在下列三種情形,亦可主張基本權:

1、該公法人的任務,在於保障特定基本權(例如大學、公共電台公法人、教會):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