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沒收農田水利會,重蹈1937年納粹希特勒的覆轍

德國認為大學成立的目的,就是爲了思想、研究自由而成立。因而主張主張基本權。教會的成立是為了保障宗教信仰自由,所以應受基本權保障。

同樣的道理農田水利會的成立就是為了保障農民的基本糧食充足,足以維持其基本的生存權、工作權。所以農田水利會應該要比照教會、大學,應該受到基本權的保障。

2、公法人之功能,係專作為其構成員的經濟利益的代表時:其實這就是各項產業公會公法人成立的宗旨。而農田水利會成立的宗旨,就是為了參與出資農民的灌溉有充足的水源,以增加其農產收穫,所以跟同業公會一樣可以主張基本權。

3、經濟自治行政(其中社會自治行政)均可主張基本權。

因此,不能只因是公法人,就簡化為國家可以立法予以消滅改制為公務機關,並沒收其財產。而且認為公法人不能主張基本權。行政院及二位德國公法教授的意見都只是「鋸箭法」,並沒有深入了解農田水利會跟大學、公共電視、宗教團體及同業公會具有相同的法理,可以主張基本生存權、財產權及結社權之保障。

六、地方自治團體之整併消滅也需要公民投票同意:

地方自治團體之廢止、整併、變更須經住民投票才能加以變動。即使是地方自治團體的公法人,也並非政府就可以任意以法律直接予以廢止或變更,例如歐洲、美國、日本地方自治團體的存廢與變更,須經過人民的公民投票同意始能變動,這點歐洲地方自治憲章第五條都特別強調。這幾年日本維新黨推動大阪府仿效東京成為大阪都,並具體推動大阪市改制為五個特區,但是前後經過二次地方公投,均沒有成功就是明証。

七、農田水利會具有公法人及民間法人的雙重個性:

水利會之於國家水利灌溉,就如同BOO的角色;跟高鐵BOT案台灣公鐵公司一樣都是公用事業公辦民營的模式,只是高鐵是BOT,但水利會卻是BOO( Build-operate-own)。

日據時期採取成立公法人BOO模式主要就是為了要台灣農民負擔大部分的工程建設費,出土地、出工。水利會及農民基於BOO的出資出力者而取得水利灌溉,當然有權利主張基本權。

八、由中央機關負責執行,違反憲法107、108、109、110條,侵害地方自治團權限:

吳宗謀博士:「水利行政依憲法第107條、第108條、第110條之綜合觀察,並非專屬中央之事務。過去農田水利會所擔負之水利行政業務,不可能亦不宜僅由中央政府執行,勢必涉及地方政府之權限。就此而言,農田水利法第18條第3項、第19條第3項之規範密度不僅過於稀薄,而且主管機關對相關組織與人事之規定,亦有以命令侵越憲法與法律所定地方制度之虞。」

農田水利灌溉系統,本來就因各縣市的地環境而有很大的差異,應該是一個因地制宜的工作,跟地方的排水及水質環境密切相關,本來就比較適宜由地方來執行。現在完全收歸國家農業部來執行,顯然侵害憲法賦予的地方自治權限。

九、假借公法人,沒收水利會,恐破壞台灣農業生產環境: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