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司法是否獨立?—英國2005年憲改法官選任制度值得借鏡!

蘇煥智維新觀點》司法是否獨立?—英國2005年憲改法官選任制度值得借鏡!

英國是一個司法獨立及司法品質頗受敬重的國家,帝國體制殘留的Lord Chancellor (”上議院議長”的大法官)歷史包袱,推出2005年憲法改革,徹底落實司法獨立,在憲法上制度非常嚴密保障司法獨立的法官選任制度,的確值得台灣借鏡。台灣應該參考此一經驗,廢除司法院,把最高法院與類最高法院及大法官憲法法庭整合為一。(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根據2021年2月中正大學犯罪研究中心調查指出,台灣民眾對「法官可公正公平審判案件」的滿意度僅有26.7%,可見國民對於司法體系的滿意度嚴重偏低。

而在人民受到政府不法不當侵害權利時,台灣目前仍採取保守的訴願前置主義,訴願得到救濟的不到10%;而提起行政訴訟,行政法院的救濟率也只有11%,都嚴重偏低。人民權利受到政府霸凌,基本求救無門。

一、從改革到反改革:

民間要求司法改革的聲浪非常高。人民對蔡英文上台後推動司法改革的期待非常高,2016年11月蔡政府也為此召開司法改革國是會議。但2020年蔡政府公然違反民進黨「陪審制」的黨綱,及對民間司改團體「陪審制」的承諾,強行通過「國民法官法」參審制;充分暴露其重返執政後卻推翻其在野時原先的司改立場。司法改革毫無進展,關鍵的問題在哪裡呢?

二、反改革的甜頭:

因為現行司法體制是有利於總統,可以透過司法院長主持司法院法官人事審議委員會控制「法官的任命、考績及升遷」的權限,控制法官為了升遷主動配合政府的政策及立場。所以問題的核心是「台灣的司法是否已經獨立了」?或是尚未獨立?這恐怕才是台灣司法改革重中之重的大課題。

茲以英國為了解決其歷史上Lord Chancellor的角色有侵犯司法獨立問題,所發起司法改革及法官選任制度的大改革,而推動歷史性的2005年憲法改革。這個經驗對同樣有五權憲法司法院歷史包袱的台灣,的確是一面非常好的鏡子。

三、英國Lord Chancellor與台灣司法院長比較:

(一)2005年以前 Lord Chancellor的角色:

英國在2005年憲法改革法案(Constitutional Reform Act 2005年)前,Lord Chancellor(中譯兼任”上議院議長”的大法官)可以說是集司法、立法及行政大權的內閣第二位首腦人物,但顯然與歐洲人權公約第六條第一項有所牴觸之疑慮。主要是Lord Chancellor不但是內閣成員,而且也是上議院的議員,又是終審法院大法官主席,更具有各級法官的任命權。所以儘管英國被認為有很強的民主憲政及司法獨立的傳統,但仍然被質疑是否侵害司法獨立?

(二)修憲後 Lord Chancellor角色及法官任命制度的轉變:

2005年3月終於國會通過史無前例的司法改革司法獨立的憲法修正案。不但廢除Lord Chancellor兼任上議院議長的角色(上議院自選議長),也廢除上議院司法功能,另成立最高法院; Lord Chancellor也不再具有司法審判功能。 Lord Chancellor 這個職稱就祇純粹是內閣的角色,而2007年 剛成立的司法大臣,由下議院領袖斯特勞擔任並兼任 Lord Chancellor。

憲法修正案的另一個重點就是有關法官任命的制度,不再由 Lord Chancellor可以單獨決定。就新成立的最高法院法官的任命另成立了selection commissions。就最高法院以外之下級法院法官的選任程序,則成立了「法官選任委員會」(The Judicial Appointments Commission),並定位非部會的公共機構(Non-departmental public bodies)。

最新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