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當大學自治踩踏教師工作權時?

蘇煥智維新觀點》當大學自治踩踏教師工作權時?

大學自治踩踏升等權、工作權時,教育部不應該放任不管,應該要有擔當,要發揮中央主管機關定紛止爭的公信力;應該通令各大學,升等不得踰越母法教育人員任用相關條例。(圖/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一位台大助理教授朋友升等副教授,遇到了問題,來徵詢我的法律意見,讓我有機會對台灣的大學教師升等、評鑑及聘期屆滿續聘制度,的確發覺其中一些問題;為此涉及探討台灣高等教育的法治人權及研發競爭力。

一、當大學自治與教師工作權衝突時:

由於大學自治運動在威權時期對抗威權,對於言論自由、思想自由、研究自由,頗所貢獻;以致大學自治的理念受到肯定,因循大學法第一條第二項規定:「大學應受學術自由之保障,並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

大學為追求學術研究發展,亦依大學法第19條規定:「大學除依教師法規定外,得於學校章則中增列教師權利義務,並得基於學術研究發展需要,另定教師停聘或不續聘之規定,經校務會議審議通過後實施,並納入聘約。」

不過如果大學自治侵犯到法律對於教師升等權及工作權時,究竟是「大學自治優先」呢?抑或依大學法第一條第二項規定「在法律規定範圍內享有自治權」呢?

的確這是目前大學與教師之間經常發生的衝突。而教育部本應該要發揮「定風波」的穩定功能。

可惜目前蔡政府教育部的法治專業能力及擔當,似乎有很大的落差。此可從台大校長遴選之亂拖了將近一年,才草率收場;而更可笑的是事件發生時的老部長竟再回鍋,可想而知。法治專業弱又缺乏擔當的教育部,自然助長大學自治之亂!

二、以「五年內爭取院外研究計劃主持人二年」作為升等前提,牴觸升等母法「教育人員任用條例」第14條:

這一位朋友踫到的問題是:

(一)依據台大該學院訂定的法規命令(對人民發生法律效果)「升等審查細則」,他沒有問題。

但台大該學院在其對內訂定的行政規則(僅對內的作業規定,不對外發生法規範效力)「升等審查準則」中之第五條第1項第3款,卻規定:「五年內擔任院外研究計畫主持人二年以上」,作為助理教授升等副教授的最低標準要求。亦即符合此一標準,才能進入升等關於研究教學服務的實質審查。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