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向偉真話中國》健康碼醜聞 應即明確退出機制

2020年12月,中央發佈詳細指引,推動各地統一健康碼標準以及不同版本健康碼的互認,同時承諾加強數據安全管理和隱私保護。但是,至於如何防止健康碼被濫用,比如被用於社會控制或其他目的,則沒有明確規定。

這正是河南事件的本質所在。當地官員涉嫌濫用健康碼,通過擅自給上訪抗議者賦紅碼,以達到不讓他們去鄭州的目的。

河南健康碼醜聞發生後,輿論一片嘩然,主要官媒也嚴詞予以譴責。在題為「使用健康碼不得越線」的評論中,《中國日報》把健康碼濫用斥之為「最惡劣的濫權形式之一」,並指出如果情況屬實,有關責任人應受到懲罰。

有意思的是,這一醜聞13日登上熱搜榜以來,河南多個與健康碼系統相關的部門都表示對此不了解情況,自己是無辜的。就在撰寫本專欄時,醜聞仍在升溫,河南有關部門仍未能給出官方解釋。然而,如不及時解釋和處理,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

為了快速遏制病毒、戰勝疫情,個人私隱卻成了犧牲品,在此過程中官員對公眾私隱也漠不關心。雖然官方規定要保護數據安全和隱私,但為了快速遏制病毒、戰勝疫情,個人私隱卻成了犧牲品,比如說,北京市民要參觀博物館或看電影時,買票前必須用身份證或護照進行登記。其實,健康碼裏已包含這些信息。

王向偉真話中國》健康碼醜聞 應即明確退出機制

這種無休止收集個人信息的做法,不僅增加了個人信息洩露或被濫用的風險,還引發了對政府收集信息目的的擔憂。

在中國推行社會信用系統時,就遭到了國際社會猛烈抨擊,中國官員對此應還記憶猶新,恍如昨日。受西方信用評分制的啟發,當局在本世紀初推出了社會信用評價系統,用以監測和評估個人、公司和政府機構的可信度。然而,這一系統涉及面更大,涉及日常生活的各方面,遠遠超出了金融範圍。這一系統在海內外引發了擔憂,擔心它會擴大國家監視範圍,限制個人自由。

考慮到這一情況,河南的這場醜聞只會增加對侵犯私隱和濫用權力的擔憂。當局仍有大量的解釋工作要做,應立即設置更多安全保障措施,防止健康碼再被濫用。

同時,相關部門也應明確表明,疫情結束之日,將是健康碼完成使命之時。

(文章只屬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王向偉真話中國》健康碼醜聞 應即明確退出機制

作者簡介

王向偉,出生於東北吉林。北京外國語大學英語學士、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新聞學碩士。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