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煥智維新觀點》憲法法庭能否讓「熟番正名原住民」?

蘇煥智維新觀點》憲法法庭能否讓「熟番正名原住民」?

熟番正名原住民,早在民國46年台灣省政府民政廳就給了明確的答案,祇是這個公文遲到了51年。此次憲法法庭的決定,彰顯其保護原住民人權的機運,希望大法官諸公把握機會寫下歷史!(圖 : 蘇煥智縣長一直完成正名/取自網路)

作者/蘇煥智

2022年6月28日憲法法庭針對原住民身分法第二條第二項規定:「平地原住民:台灣光復前原籍在平地行政區域內,且戶口調查簿登記其本人或其系血親尊親屬屬於原住民,並申請戶籍所在地鄉(鎮、市、區)公所登記為平地原住民有案者」,系爭規定限制平地原住民需以「申請戶籍所在地鄉(鎮、市、區)公所登記為平地原住民有案者」為要件,沒有申請有案者則完全被排除。

反觀「山地原住民」則無此一規定;此一規定是否違反憲法平等權及憲法增修條文第10條第11(維護原住民族語言及文化)、12項(保障原住民族地位、政治參與、敎育文化、社會福利)?舉行憲法法庭的辯論。

此一憲法訴訟是由台北高等行政法院林秀圓等三位法官提出。該法庭針對台南市西拉雅平埔族群萬淑娟等人主張其祖先日據時代戶籍登記資料為「熟」,申請登記為平地原住民,被行政院原住民委員會駁回,訴願也被駁回,而提起行政訴訟。法庭認為原民會適用原住民身份法第二條第二項,有違憲之虞,而提出憲法訴訟。

一般認為這就是「是否承認熟番為原住民?」的重大歴史意義的憲法訴訟,也是台灣「平埔正名運動」的重大的里程碑。

一、失落的平埔族群,正在蘇醒:

長期以來,不論是官方或是學者專家的研究,很多人認為平埔熟番因漢化而失去原住民身份;或是認為平埔熟番受當時主流社會歧視,怕被稱「蕃」,乃隱身於漢人社會,主動放棄原住民的身分。

但經過這二、三十年的台灣本土歷史文化運動,有更多台灣人不再怕被稱為番,反而勇敢面對自己的「蕃仔」的祖嬤祖公。甚至視為是一種光榮。

二、以高山族為基礎的平地山胞制度:

清治時期將台灣土著分為「生番」及「熟番」。清廷官方常以天朝「敎化」為由來稱呼熟番,並以「未受敎化」來稱呼「生番」。其實這是嚴重的誤導。

熟番、生番的分野,在於是否為清廷官方統治範圍,是否課徵社饗、負擔服勞役的責任。熟蕃就是納入統治,需繳稅服勞役。而熟蕃最重要的勞役,就是幫清廷官府送公文。但生番則為化外之民,不在清廷統治範圍。所以以「是否受教化?」其實是誤導!

日據時期沿用清朝的用詞。但後來日本逐步將生蕃逐步納管。而有高砂族的稱呼。

最新政治新聞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